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言情女生>公主今天登基了吗> 第三百三十三章 搜宫

第三百三十三章 搜宫

    第三百三十三章搜宫

    中宫旨意晓谕六宫,各宫各院都被禁足在自己宫中,不得擅自走动出入。

    姜夫人的华仁宫非但不是例外,反倒是守卫更加森严的去处,内廷是侍卫轮了两班在华仁宫外守着,寸步不离。

    内府司当差的人来的也极快,孙符却并没有再跟着过来,想是直接入了正殿去陪着昭宁帝。

    黄总管跪在殿中,冯皇后面色不善,见他四下也没有带别人,沉了沉声:“孙符都跟你说清楚了?”

    他忙不迭应是:“奴才带了名册来,近一个月以来各宫人等出入宫禁的记录,以及在外带回的东西,全都记录在册,请皇后娘娘过目。”

    冯皇后也不傻。

    真要查,从明面儿上是什么也查不出的。

    她冷笑说不必:“你先跪着吧,宫里出了这么大的事,那脏东西不知如何进了宫,皇上龙体抱恙,无论如何你们内府司当的好差事,你是总管,罪责难逃,且跪上一跪,不冤枉吧?”

    他在宫里当差有年头了,从前一向都觉得冯皇后还算得上平易近人,就算是宋贵嫔在宫里的那几年,皇后娘娘脸上那样无光,她也从不曾苛待过任何人。

    以前还做小太监的时候,私下里敢浑说,还说过中宫果然是最该做皇后的人,气度不凡,有容人之量。

    诸如此类的话,放到今天,那是他自己说过的话,拿出来想,岂不是可笑吗?

    冯皇后面无表情,短促的冷笑一声,他都觉得毛骨悚然。

    上位者的威严,中宫皇后的气势,她这些年竟全是藏敛起来的。

    为什么呢?

    她大可以锋芒毕露——藏拙,避的就只有天子。

    他越发低下头去,根本就不敢抬眼去看冯皇后:“奴才不冤枉,奴才有罪。”

    冯皇后显然是此刻不愿听他聒噪的,一摆手:“那你好好跪着,等燕王进了宫,一并回话吧。”

    赵承衍来的也快。

    冯皇后那句话落下没有一刻,他人就进了清宁偏殿。

    进殿时赵承衍的脸色不算好,一见地上跪着的人,眉头更蹙拢三分。

    冯皇后没有叫人告诉他宫里究竟出了什么事,怕的是消息外露,但看赵承衍这个样子,恐怕是猜到了。

    他上前问安,人才刚起身来,话没说上两句,春熙进殿来回话:“娘娘,徐统领来了,就在殿外候旨。”

    眼下顾不上那么多了——

    冯皇后摆手叫她一旁退下,转而叫赵承衍:“徐照是外臣,不是不得已,我也不好轻易见他,你既然来得及时,便去告诉他吧,皇上中了毒,胡泰与御医院众人正在救治,眼下情形如何实在不得知,但只怕是不大好。

    他是禁军统领,此事瞒不了他。

    二郎,天子危重,这消息绝对不能走漏,你明白吗?”

    饶是赵承衍自进宫以来,见各处都有侍卫把守,入了清宁殿后又见御医院众人忙前忙后,他已然猜到几分,只怕是昭宁帝不大好,所以皇后才会急着传他进宫商议。

    可是他来不及问清楚,就听到这样的消息,人还是愣怔一瞬的。

    冯皇后显然有些急:“二郎,现在不是愣神的时候!我已传旨六宫,各宫禁足,不许任何人走动,断了各宫与宫外联系,可是有人投毒,就只怕他们早做准备,就等着这天!

    徐照就在殿外,该怎么办,你心里有数,还不快去!”

    对于赵承衍而言,昭宁帝该死,他早十几年前就该死了。

    折损忠臣良将,强占人妻,畜生不如的东西罢了。

    他愿意捧着赵盈上位,是真的觉得这天下无论姓什么,只要是个人,是个有一丝良心的人,都要好过昭宁帝。

    而赵盈,还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然而那也不意味着,他是想眼看着天下大乱的——

    那样兵荒马乱,战火纷纭的日子,他经历过,晓得老百姓是生活在何等的水深火热之中。

    举凡起兵,到头来无论是谁赢,事实上不都是两败俱伤吗?

    大齐这一年多以来出了太多的事情,本就已是元气大伤,实在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

    他还来不及细想是何人给昭宁帝投毒,毕竟连赵盈都是有可能干这种事的。

    那是血海深仇,她不手刃昭宁帝,怎么才算给她爹娘报仇雪恨?

    眼下实在顾不上想这些了!

    在冯皇后又要开口催促之际,赵承衍提步朝着殿外去。

    也不过一盏茶的工夫,他去而复返。

    冯皇后交叠着手握紧了:“怎么样?”

    赵承衍拱手做一礼:“皇嫂放心,徐照是行武出身,这一辈子都只知忠君体国。

    臣弟已经吩咐他,责令禁军严守皇城六门,让徐照持禁军令往五成兵马司,京城防卫暂由禁军接管,城中一切照旧,然京城九门都需严加防护,徐照知道怎么料理好这些。”

    其实由禁军接管京城防卫,这就已经不太妥当了。

    但是没办法。

    昭宁帝昏迷不醒,他身上的毒能不能全然解了,就算解了,他又何时会醒,现在都是未知的。

    赵承衍如此做,也不算有错。

    冯皇后深吸了口气,肩上的重担好似霎时间卸下大半:“二郎,皇上出了事,宫里的每个人都有嫌疑,只是有人嫌疑更重而已。

    我打算让春熙出宫,传姜家幼女进宫说话,你觉得可妥当吗?”

    姜幼烟吗?

    赵承衍倏尔拢眉:“皇嫂如此只怕打草惊蛇。

    若此事真是他们所为,皇嫂贸然派人传召姜家小姑娘进宫,姜承德就知道宫里出了事,依臣弟看来,还是不要为好。”

    冯皇后好像就是随口说上一嘴似的,他说不妥,她真的不与他争辩,而后起身,又缓步踱下来:“宗亲之中,你身份最尊贵,地位最尊崇,所以我只急召你一人,我也只能信得过你一个。

    二郎,从前不管怎么样,现如今皇上这样,一旦生出事端,殃及的是大齐江山,更是大齐子民,孰轻孰重,你从小就是最明白事理的好孩子,一定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皇嫂——”赵承衍皱着眉头拖长了尾音。

    冯皇后却一抬手:“我说了,宫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嫌疑,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赵承衍闻言吃了一惊:“皇嫂的意思,这件事情交给我来查办,连同皇嫂和皇嫂的凤仁宫在内,无论查到谁,都交我秉公办理?”

    “是。”冯皇后斩钉截铁回应他,“另外有件事,孙贵人现在正在正殿陪着皇上,她的昭仁宫我也没叫人把守禁足。

    这一个月以来,孙贵人就没在御前服侍过,论下毒,她没机会。

    动机或许有,但机会是一点也无。

    所以二郎,我觉得昭仁宫是清白的,当然,你若不放心,也可查上一番,不过孙贵人聪明伶俐,你若信得过她,真有什么,跟她说上两句也无不可。

    至于永嘉——”

    说起赵盈,冯皇后稍稍合眼:“永嘉在宫外,我不知道她这一年多以来都谋划了什么,只是你素来疼她,能不能信她,该不该信她,我既将宫中权柄交于你手,你自己看着办吧。

    不过她要是想进宫,我劝你不要拦她。

    赵澈还在慈仁殿,我是连慈仁殿一并禁了足的,你不让她进宫看她弟弟,她那股子聪明通透劲儿,其实最像的是她母亲,一定猜得到宫里出了事。

    她不知出了何事,又担心她弟弟,若做出什么,反倒不好。”

    她把什么都交代的清清楚楚,归根结底,在赵盈这件事上,她对赵承衍是不放心的。

    赵承衍眸色沉了沉:“皇嫂是中宫,就算宫里每个人都有嫌疑,皇嫂也大可不必如此行事。”

    “不,你知道最该查谁。”冯皇后眸色坚定,后退半步,“若真是她,不如此行事,她势必不服,你纵有铁证如山,她也反咬是我栽赃诬陷于她,难道仅仅凭我中宫身份,凤仁宫就可以不被怀疑,不用搜查吗?

    二郎,此人乃一大祸害,决计不能再留!”

    她居高临下看向一直跪着没说话的人,沉了沉声:“黄总管,刚才的话,你都听懂了吗?”

    “奴才懂,奴才明白了。”

    冯皇后长舒一口气,显然彻底放下心来,提步便往门口方向而去。

    赵承衍嘴角动了下,到了嘴边的话,终究没有再说。

    他目送了冯皇后出殿门,才叫起身:“内府司总管?”

    黄总管颔首说是,刚要回话,赵承衍又问他:“永嘉提拔的你吗?”

    他当场愣住:“王爷?”

    赵承衍眯了眼:“你且先去,叫孙符来见我,这里不用你回话。”

    不用他……回话?

    方才皇后娘娘说的却是……

    他只是迟疑一瞬,又哪里真的敢质疑赵承衍的决定。

    这殿中无第三人,赵承衍要见孙符,总不可能他一个王,亲自到正殿去问话。

    是以他猫着腰掖着手,快步退了出去。

    孙符来时,他并没有跟着再进门。

    赵承衍看在眼里,不免想着,赵盈从前到底是留心了多少旁人不曾留心的人和事呢?

    她小小的年纪,用的每个人却都这样恰到好处。

    恰到好处的聪明,恰到好处的有眼色。

    连她自己,每每行事,也总是恰到好处这四个字。

    昭宁帝中毒的事情,到底和她有几分关系呢?

    孙符已经叫了声殿下。

    赵承衍回过神来:“有几件事情,等我问过你话,你立时去办了。”

    他诶的应声,赵承衍继而又道:“第一,凤仁宫一并禁足,华仁宫外安排了多少侍卫把守,凤仁宫同样,其余一切,与六宫各处均是一般,连皇后也不得随意走动,不得擅自离宫,若有什么话,叫把守的侍卫到清宁殿来回本王。”

    孙符万万没想到,赵承衍一来,吩咐的头一件事就这么让人……愕然。

    但皇后娘娘是刚刚离去的,这只能是她跟燕王商量好的。

    至于为什么,他大抵猜得出。

    赵承衍对于孙符的反应显然满意:“第二,永嘉如果进宫,不许拦她,但不要叫她四处走动,一进宫就把她带到清宁殿见我。

    第三,清宁殿中伺候的一干人等,在皇上转醒之前,不得离开清宁殿半步,包括孙贵人在内。

    禁军已经严密封锁整座宫城,本王交代下去,若有妄图与宫外私相传递消息者,当场打死,一概不论,清宁殿众人,包括孙贵人,包括你,也是这个话。”

    孙符肩头抖了一下:“奴才记下了。”

    赵承衍说完,缓了口气。

    这狠话放完,也得哄着点儿人。

    孙符嘛,是信得过的。

    冯皇后方才交代了那么多,这个要提防,那个要谨慎,连住在宫外的赵盈都在她的防范之列,却唯独对孙符只字未提。

    赵承衍点着扶手:“苏美人和余美人近一个月以来伴驾最多是吗?”

    孙符点头说是:“其实……其实……”

    他欲言又止,赵承衍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所以皇嫂才会自请禁足凤仁宫中,正是因为这一个月以来皇上常留宿凤仁宫中,你不用说了。”

    孙符暗暗松了口气:“王爷现在可要见一见苏美人和余美人吗?”

    这就不妥了。

    不过权柄既是中宫交给他,又是非常之时,就不提这些了。

    但赵承衍自己是没打算见那些不入流的人的,他一摆手:“你让人去她二人住处搜宫,若有不妥的东西,拿去给胡泰看,若没有不妥之处,也不要惊吓她二人,立时来回我就是了。”

    孙符猛地抬头,望去一眼。

    他最想搜查的,应该是华仁宫,皇后娘娘亦然。

    但华仁宫的那位,伴驾次数最少,先拿华仁宫开刀,意图未免太过明显。

    而且这样大肆搜宫,那皇后娘娘的凤仁宫呢?

    中宫居处,只怕也免不了要搜宫一场的结果。

    孙符其实是有些为难的,如果昭宁帝醒过来,一定会大发雷霆。

    此事若是冯皇后所为倒还好说,可这是燕王干的……

    只是若要劝,可又要怎么开这个口呢?

    赵承衍已经冷笑道:“事情既然是本王交办,皇上醒来,若要问罪,也有本王一力承当,与你什么相干?孙符,你可想清楚了再说话。”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