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轻小说の>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581章 开膛手杰克的身份

第581章 开膛手杰克的身份

    相隔两条街的街道上,池非迟也听到了尖叫声,不过没有急着赶去案发地点,而是找到一家没营业的图书馆,撬锁进去,翻了本地图。

    之后又找了几户看上去家境还不错的人家,撬锁进门,终于在第四家拿到一把左轮手枪,以及八颗子弹。

    装备怎么来?就是这么来的。

    无装备落地,就要想办法搜装备,这是常识。

    他是打算去找开膛手杰克。

    至于干掉杰克会不会直接大结局……先找到人,他再考虑要不要试试。

    现实中的开膛手杰克,在1888年7月7日到11月9日期间,连续杀害了五名妓女,手法极其残忍,剖腹、拉肠子、切肾脏……

    这类场景在游戏不会出现,不然别说孩子们会吓坏,成年人都遭不住,工藤优作不可能设计上。

    而他记得原剧情里,柯南今天晚上会遇到开膛手杰克杀了两个人,对应的应该是1888年9月30日的案子。

    1888年9月30日,凌晨一点,一名马车夫于住家附近发现了第四位被害者尸体,不同于之前被开膛手杰克杀死的两名女性,这位瑞典裔女子虽被割喉,但并未遭到剖腹,死于左侧颈动脉失血过多。

    刚才的尖叫声应该就是这起案子。

    因为犯案手法跟开膛手杰克以往的风格有差异,所以也有人不将这起案子列入开膛手杰克的犯案经历中,如果加上这一起,应该是有六个被害人才对。

    之后,在警方汇聚在这名死者身边时,凌晨一点四十五分左右,一名46岁女性被发现陈尸在主教广场,同样被割喉剖腹,而更残忍的是,肠子被拉出来了,部分子宫和肾脏还被切除掉。

    这一起案子,工藤优作绝对不会让玩家有机会接触,只会让玩家‘听说还有一个被害者’。

    池非迟一边走,一边看地图。

    以他目前的位置,想在开膛手杰克逃走前赶到主教广场,有点困难。

    既然跑不到,不如放弃,以免过去之后被人当做开膛手杰克给抓了。

    那么……

    去白教堂!

    在他前世,有基因学家根据被害人披肩上的血迹,提取出了开膛手杰克的基因,锁定了开膛手杰克的身份——

    伦敦犹太人社团成员,理发师,亚伦-柯斯米斯基。

    1871年,被俄国迫害的大量犹太人逃出俄国,迁到英国,亚伦-柯斯米斯基就是其中之一。

    跟家人一起从波兰逃到英国后,亚伦-柯斯米斯基住在白教堂附近,之后于1891年被送进精神疗养院,有幻听、担心被人吃掉、拒绝梳洗等症状,在1919年9月9日离开人世。

    前世就是因为看到开膛手杰克身份调查出来的报道,他才会特地查了一些开膛手杰克的资料。

    而这一世,这个世界目前还没有调查出开膛手杰克的身份,工藤优作自然就按自己的设定走。

    虽然工藤优作没有跟他透漏剧情,但他记得原剧情里,工藤优作似乎是将开膛手杰克设定为身患绝症的英国贵族,还在游戏里设定了夏洛克-福尔摩斯,玩家可以寻找福尔摩斯帮忙,根据线索,揭发那个英国贵族的罪行……

    然后,被泽田弘树修改为:开膛手杰克是被母亲抛弃的孩子,之后被福尔摩斯中的大反派詹姆斯-莫里亚蒂教授收养,成了莫里亚蒂教授手下的杀手,之后莫里亚蒂教授觉得开膛手杰克已经失控,所以给玩家提供线索,铲除开膛手杰克。

    在这个设定里,遗弃开膛手杰克的‘母亲’,是第三个被害人安妮-查普曼,于1888年9月8日星期六被杀死在白教堂。

    如果设定开膛手杰克之所以对妓女下手,是因为对抛弃自己的母亲心怀怨恨的话,那在杀死母亲之后,开膛手杰克大概也会因为爱恨交加的心情,时不时会去白教堂那一带看看……

    他不清楚因为他的存在,有没有让泽田弘树改设定,不过就姑且相信一下历史惯性,过去白教堂看看再说。

    本来提前了解剧情就有点索然无味,要是再问泽田弘树要攻略,那就更没意思了。

    人生有时候需要保留一点悬念。

    池非迟将路线记住后,将地图折起来,收到礼服外套口袋里,继续沿路往前走。

    杀死自己怨恨又深爱的人,杀死自己的生母,真的能释怀吗?

    不会,至少换作是他,只会更痛苦,会遗憾自己永远失去了母亲。

    哪怕之前不在身边,但至少还存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吗?

    开膛手杰克在对自己母亲下手之后,恐怕才会有那种心里空落落的感觉,一边怀念幼年的幸福时光,一边懊恼悔恨,一边又为母亲的抛弃而感到痛苦,甚至觉得世界上一切都无所谓了,开始自我放逐,被疯狂阴暗的念头占据内心。

    也难怪莫里亚蒂教授会觉得开膛手杰克失控,这么折磨下来,不疯就怪了。

    嗯……

    泽田弘树这孩子的设计还挺合理的。

    总之,如果设定没有更改,他有70%以上的几率能在白教堂遇到开膛手杰克。

    特别是在开膛手杰克刚犯案、对其他类似自己母亲的女性下手之后,很大可能会回到他母亲死的地方。

    而且,只要去白教堂那一带,有100%的几率可以发现开膛手杰克的线索。

    白教堂值得一去!

    ……

    深夜,浓雾笼罩着伦敦街头。

    一个穿着黑色礼服的年轻人走在寂静的街道上,平静而从容。

    前方街口传来轻微说话声和脚步声,两个巡警走近街口。

    池非迟顿了一下,没有躲到一旁,很自然地走上前。

    两个巡警转过街口就看到了池非迟,愣了一下。

    “这位先生,请等一下!”

    “这么晚了,您为什么还一个人在街上闲逛?”

    说的是日语。

    池非迟猜测应该是工藤优作调过游戏机的语言,不过还是说了英语,用上了记忆中池加奈教的口音,目光平静得空洞,“任何人都有被悲伤充斥内心、想要一个人漫无目的走一走的时候,不是吗?”

    那种口音并不是标准的伦敦口音,带着一点地方音,不是英国人很难分辨出来,但如果能分辨出来,就会联系到他曾祖父的父亲……一位侯爵的封地的地方口音。

    现在是维多利亚时代,追溯到这个时代,那位侯爵还是维多利亚女王的堂亲。

    两个巡警听到这口音,果然愣了一下,打量着池非迟。

    “是的,”其中一个巡警看了看池非迟,只看着装、气度就知道是个养尊处优的人,目光在池非迟黑色纯色领带上停留了一下,有些不知该怎么称呼,“先……先生。”

    池非迟没什么反应,好像对于对方怎么称呼一点不在意,继续看着两个巡警,仿佛在问‘还有什么事’。

    “您是最近才到伦敦来的吗?”另一个巡警道,“最近伦敦出现了一个杀人狂魔……”

    “我前天到伦敦就听说了,不过他好像只对女性下手。”池非迟表示自己不会成为目标。

    “是这样,但还是请小心一点,”之前开口的巡警迟疑道,“需要我们送您回去吗?”

    “不用,”池非迟拒绝,“我要偷偷溜回去,被发现我自己跑出来会很麻烦的。”

    “好吧,那请您尽快回去!”

    双方擦肩而过,两个巡警回头看了看,才继续往前走。

    池非迟转过街口后,在一辆马车前停下脚步,转头看向车内,空洞的目光随之变得冷冽锐利,声音依旧平静,“你看够了吗?”

    马车内,原本侧身躲在车厢阴暗处的人侧回身,从车门空隙探出身。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穿着黑色礼服,戴着黑色圆顶礼帽,看了看池非迟的黑色领带,伸手抬了抬帽子,和气笑道,“我不想被那些巡警看到,所以在车里躲了一会儿,不是有意偷听,不过你现在这样子,可不像个刚刚痛失亲人、伤神走在街头的贵族。”

    “你也不像一个普通的老人。”池非迟道。

    “半夜出现在无人的街头,谁也不会那么简单,”老者打开车门,下车后,抬眼打量着池非迟,“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巡警过来的时候,我听到脚步声和说话声,抬头就看到了。”池非迟如实道。

    “真是敏锐的观察力,我所在的位置比你靠山,听到脚步声的时间比你早,那个时候我还觉得自己已经躲好了,”老者心平气和道,“你原本是想躲进巷子里的,因为注意到我,所以才没有躲开,对吧?我看到了你的犹豫,虽然那犹豫的时间很短,不过你是在担心我跟巡警说有人躲进了巷子里吗?”

    “不,你躲得好好的,不出意外的话,不会多管闲事去招惹巡警的注意力,”池非迟也打量着老者,“我只是感觉你比巡警难缠,如果你突然兴致大发,想管闲事,我的处境恐怕会让我很难受,比如被围捕之类的。”

    “能得到这么高的评价,是我的荣幸!”老者笑了笑,“要去什么地方?我可以送你一程。”

    “有必要吗?”池非迟问道。

    “当然,巡警也没那么好应付,最近就连女王的孙子也被怀疑是开膛手杰克,上上下下足有两百多人在嫌疑人名单里,你刚才表现出的失魂落魄确实能骗过他们,一个失魂落魄的人也不像会杀人的人,”老者回头看了看后方街道,又将车门拉开了一些,“不过,他们很快就会回来查看情况的,最好还是有一辆像样马车能够送你去想去的地方,正好,我的车夫也快回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