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轻小说の>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702章 跟海鸥学的坏毛病

第702章 跟海鸥学的坏毛病

    之前一直没露面的船长走进包房,一个看起来壮硕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简便的和服,进门就出声问道,“烟火怎么样?各位?”

    “想不到秋天欣赏烟火的感觉还真不错呢!”毛利小五郎端着酒杯笑道。

    池非迟:“……”

    早上看监控视频发现多只小白鼠流产,他急着赶去实验室,倒是没注意今天几月几日。

    今年夏天又又又过去了,难怪琴酒打算开工,原来已经入秋了。

    看了一眼,发现灰原哀只穿了一件袖子不怎么长的连衣裙,袖口有‘Field’的英文花纹,一看就知道是他老妈打的‘标记’。

    池非迟将外套脱下,给灰原哀披上,见灰原哀疑惑看来,解释道,“晚上冷。”

    他平时只要不热就会穿外套,方便在口袋里装东西,也没通过气温变化发现入秋了。

    灰原哀没有拒绝,还将外套穿上,长出一截的袖子就堆在手腕间,抱起非赤,“下次入秋我提醒你。”

    一想她就明白了,估计非迟哥还是老样子,那种奇怪的时间感知障碍还没好。

    明明都已经十月初、秋天过了一半,他们也快开学了,结果非迟哥记忆似乎还停留在盛夏一样。

    她是没法想象那种感受,只是觉得这种病古怪且可怕。

    要是等到了冬天,非迟哥还不记得加被子,那不得感冒?

    可惜,事关精神疾病,她不太懂,之前也翻书找过,没发现可疑通过药物根治,似乎只能找准根源进行治疗,精神疾病方面药物也多数是镇定情绪类的。

    非迟哥这情绪还需要镇定?再镇定就快莫得情绪波动了。

    柯南也偷偷看了看池非迟。

    时间感知障碍是对时间流逝感知模糊,一般人也只是每天浑浑噩噩,看池非迟的样子? 情况好像有点不一样? 而且更麻烦……

    池非迟发现旁边有道不太正常的目光盯着自己,转头? 看。

    柯南立刻收敛了眼里的复杂? 笑眯眯仰头,“嘿嘿。”

    池非迟:“……”

    请注意一点? 别被他逮到,不然卖萌也没用。

    柯南:“……”

    别太残暴? 他头上的包还在呢。

    毛利小五郎也想到了同一件事情上去了? 转头问道,“非迟,明天是几月几号啊?”

    池非迟脑海里突然浮现来自福山志明的凝视,脸一黑? 原本没什么情绪的神情更加阴沉。

    看来不管过多久? 他最讨厌的还是这个问题,最能影响他心情的还是福山志明那种‘小伙子,你的问题很大啊’的凝视目光。

    毛利小五郎被池非迟阴森森的目光盯着,心里一汗,感觉这个秋天夜晚更凉了? 干笑道,“我就是问问、问问……”

    柯南沉默? 看看,这情绪变得吓不吓人?他就想问问吓不吓人?

    要不是跟池非迟熟悉了? 知道池非迟不会暴起伤人,他都得吓一跳。

    “主人? 明天是9月7号!”被灰原哀抱着的非赤提醒? 心里叹了口气。

    失误了? 看来以后也要记得提醒主人今天是春天、夏天、秋天还是冬天。

    唉,没有它的主人可怎么活啊,真是让蛇不放心。

    池非迟收回视线看外面的烟火,没有回答毛利小五郎之前的问题,彻底放弃挣扎。

    就算灰原哀说入秋会提醒他,但提醒有什么用?

    凌晨一过,时间直接从8月初跳到秋天,这怎么提醒?

    “各位这是……”船长疑惑看一群人。

    “没什么啦!”毛利兰连忙笑着摆手。

    船长识趣地没有多问,坐下后,帮毛利小五郎倒了杯酒,跟毛利小五郎闲聊。

    池非迟、灰原哀、毛利兰、柯南继续凑在窗边看烟火,气氛慢慢变得轻松起来。

    烟火燃放的时候,屋里的电灯和挂在窗口上的灯笼突然闪了闪,似乎有一瞬间的黑暗,又很快恢复了光亮。

    柯南和灰原哀疑惑抬眼看了看,不过也只当是电路突然出现一点问题,没有放在心上,继续欣赏烟火。

    在烟火结束燃放后,毛利小五郎也喝多了,趴在桌上打盹。

    年轻女性收拾了桌子,出门后,突然发出一声惊叫,惊醒了毛利小五郎。

    一群人出去的时候,河井和幸、山崎恒夫叠着倒在地上,两人手里还紧紧握着同一根钓竿,穿鱼饵的水桶翻到,鱼饵和水洒了一地。

    毛利小五郎上前将河井和幸扶起来,连声呼喊,“河井先生?河井先生!你没事吧?”

    河井和幸一脸迷茫地睁眼,“山崎先生呢?”

    池非迟从灰原哀披着、拖到小腿的外套里翻出手套,“姿势太僵硬。”

    估计是凉了。

    看小白鼠、化学成份看累了,偶尔琢磨一下犯人犯罪手法,也是不错的生活调味剂。

    “山崎……”柯南刚想呼喊山崎恒夫,听池非迟这么提醒,脸色微微一变,刚想学着池非迟翻手套,就被池非迟拦下。

    “别乱翻,翻乱了我不方便找东西。”池非迟拦下柯南后,拿了外衣口袋里剩下一双手套递给柯南,又检查了一下山崎恒夫的情况,“心跳和脉搏停止,面部肌肉和眼肌彻底僵硬,手脚的僵硬才刚开始没多久,死亡时间大概是在一个小时前。”

    “怎么会……”年轻女人脸色苍白地后退一步。

    池非迟闻到焦味,打开山崎恒夫紧握鱼竿的双手,“手掌心有灼伤的痕迹,跟鱼竿竿身形状吻合。”

    柯南也蹲在尸体旁边,仰头看船上挂的灯笼,“之前船上的照明稍微停了一下……”

    “碳纤维制品具有很高的导电性能,”灰原哀也看向灯笼,目光顿了一下,“那边的电线……”

    毛利小五郎连忙上前,看着那段电线,“这里电线的塑胶表皮破了。”

    柯南思索着,“也就是说……”

    “没错,”毛利小五郎正色分析道,“山崎先生握着那根碳纤维钓竿,脚下又有翻倒在地的桶里装的海水,依我判断,山崎先生是在钓到大鱼的时候得意忘形,让鱼竿接触到了电线没有塑料表皮包覆的部分,才会在那一瞬间触电身亡的吧。”

    “嘎啊!嘎!……”船顶的大嘴乌鸦嘎嘎叫。

    “它一直停在那里吗?”灰原哀仰头看去,“可惜它不会说话,居然就有目击证人了。”

    池非迟:“……”

    不,它已经说了。

    这一通叫,意思是:主人,我都看到了!电线塑胶皮是那个穿棕色短袖T恤的人用打火机烧掉的,他还把把小刀片卡在船的木栏上、又把钓钩黏在船身上,偷偷戴上肤色手套、穿了长靴,然后骗死掉的人过去帮忙拉钓竿,在钓线被小刀片割断、他们往后倒的时候,还抱着死掉的人往侧方倒,让钓线甩在那截电线上……

    他本来还打算自己活动一下脑子、破案放松一下神经的,结果非墨这手下不愧是喜欢在海边溜达的乌鸦,跟那些海鸥学了多嘴的坏毛病。

    还有,这乌鸦是蹲着看了多久?这么闲的吗?

    “对了,主人,钓钩还黏在船身上,小刀片也卡在靠你右手边的木栏上,他那双肤色手套在你们出来前被他脱下、悄悄放进了口袋里,我蹲在船顶看他烧塑胶表皮的时候,发现融化的塑胶表皮掉进他那个打火机的火焰上了,这就是证据吧?”大嘴乌鸦一通叫,见那个年轻女人要驱赶它,主动离开,往海岸边飞去,‘嘎’叫了一声,“主人,不用谢我,这是应该做的!”

    池非迟:“……”

    真是谢谢啊。

    年轻女人见一直嘎嘎叫的乌鸦飞走,叹了口气,“那只乌鸦经常到码头来玩,我们也见过很多次了,有时候还会喂它一点剩下的鱼肉,它一直很少叫,从来没有这么叫个不停过,看来它也看出这里发生了什么吧……”

    如果是他们船上的安全出了差错才致人死亡,船长肯定要为此负责,进行赔偿,说不定要还要把船卖了。

    那只乌鸦大概是预感到见不到他们了,才会不停发出那种悲戚的叫声吧。

    心塞,难过。

    毛利小五郎嘴角微微一抽,他听着那只乌鸦嘎嘎嘎叫那么欢,怎么听都像是幸灾乐祸啊。

    池非迟从灰原哀穿的外套里翻出手电筒,探身出木栏,照了一下船身,果然发现有一个黏在船身上、还带着一截钓线的钓钩,他手边的木栏上也确实卡了刀片,虽然还没验证河井和幸口袋里有没有手套、打火机里有没有融化滴落的塑胶表皮,但他不想验证下去了。

    内心突然毫无波动,宛如圣者。

    灰原哀跟在一旁,不过因身高问题,看不到船身和木栏上的情况,刚想问问,同样跟上来的柯南开口了。

    “池哥哥,你有发现什么情况吗?”柯南卖萌问道。

    池非迟视线下移,看向某个仰着头看他的名侦探。

    被剧透了难受怎么办?那就拉另一个下水,心里多少会得到一点安慰。

    这可是柯南自己送上门的……

    “柯南。”

    “嗯?”

    柯南疑惑看着把他拎起来的池非迟。

    “这不是意外,而是谋杀,凶手是河井先生……”

    池非迟一手拿手电筒,一手拎着柯南,让柯南能看清船身黏的钓钩和木栏上的小刀片,开始直接说答案的恶劣行为。

    两分钟后,柯南听完池非迟简单说明,整理着头绪。

    虽然有些东西还没有得到证实,比如说还不确定河井先生口袋里是不是真的有防触电的肤色手套、煤油打火机里有没有融化的塑胶,但船身上出现的东西就足以证明这不是一场意外。

    而当场的人里,将所有人邀请过来、主张死者使用碳纤维钓竿海钓、事发时和死者在一起的都是河井先生,河井先生的嫌疑确实最大。

    池非迟放下柯南后,从裤子口袋里翻出烟盒,走向河井和幸,语气平静自然道,“河井天生,我得打火机坏了,不知道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打火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