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轻小说の>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706章 怀疑拉克想渡了他们

第706章 怀疑拉克想渡了他们

    “你倒是大方!”琴酒声音依旧沉冷,感慨都说得像是找茬一样。

    他在组织待久了,大概也明白这项技术的重要性。

    毫不客气地说,掌握了这项技术的池非迟在当前去拿个奖,成为基因研究者中值得铭记的一个,虽然他是个兽医,这行跨得有点夸张……咳,不过就算不公开,随便找个实验室都能被吸纳进去,还都是国家级或者大型组织的实验室。

    就这么交给了组织,他真不知道该说拉克对组织忠心耿耿,还说该说拉克心大。

    池非迟没感觉到琴酒有恶意,也就没在意琴酒的语气,低头用勺子喝粥,“我又不靠这个吃饭。”

    “也对,拉克家里还有两家大型跨国集团,确实不用靠这个吃饭,”伏特加顿了顿,突然调侃道,“拉克,那你是想靠行动吃饭?靠做兽医吃饭?还是想靠做菜吃饭?肯定很难选择吧?”

    池非迟看着碗里紫薯粥,“靠嘴吃饭。”

    伏特加一噎:“……”

    (=_=)

    这个……也对哈。

    大家吃饭不都是靠嘴吗?总不能从耳朵里灌进去。

    不过这话让他怎么接好呢,他不是那个意思。

    琴酒:“……”

    拉克怎么那么爱玩他小弟?又来!

    老是把伏特加玩卡壳有意思吗?咳……不过,还真的挺有意思的。

    伏特加纠结了一会儿,觉得还是应该表达清楚,“我的意思是说……那个……就是……”

    “还是闭嘴吃你的饭吧。”琴酒打断。

    不省心,再绕下去,非得被拉克玩傻不可。

    池非迟抬眼看琴酒:“……”

    趴在沙发上的非赤也仰头看琴酒,“主人,琴酒这个要求好过份啊。”

    “我怎么了?”琴酒一头黑线。

    这看蛇精病一样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他忍、忍……

    池非迟收回视线,“非赤说,你这个要求很过份。”

    “啊?大哥说什么要求了?”伏特加一愣,反应过来,“噢,就是说‘闭嘴吃饭’那个啊……”

    说着,伏特加还转头看琴酒,提醒道,“闭嘴就没法吃饭了啊大哥。”

    琴酒:“……”

    (▼皿▼#)

    不用提醒!

    他口误不行吗?

    拉克这个混蛋自己说就算了? 还甩锅给非赤。

    问? 有什么是如此暴躁!

    安全门锁‘滴’响了一声,鹰取严男披着黑色外套、戴着墨镜、风尘仆仆走进门? 也阻止了琴酒考虑要不要拔枪跟面前这两个家伙开打的念头? “琴酒,伏特加? 你们已经到了啊?看来是我最晚。”

    “是你啊,斯利佛瓦? 我们也才刚到没多久? ”伏特加转头打招呼,“你吃早餐了吗?拉克煮了粥,味道很不错呢!”

    “吃过了。”鹰取严男随手关门,走到柜子前? 很自觉地拿碗盛粥。

    不过不妨碍他再吃一点不是?

    伏特加收回视线? 又提醒琴酒,“大哥你不吃吗?都快凉了。”

    琴酒黑着脸端起碗。

    (▼皿▼#)

    不用提醒!

    他就是打算等着看池非迟跟伏特加吃了,等一会儿看看,如果没有毒发身亡,他再吃。

    他不可像贝尔摩德一样莫名其妙就被下毒? 那不如像皮斯克一样小心一点、防着自己被下毒。

    虽然说交情摆在这儿,拉克大概做不出那种事? 但谁能保证拉克脑子不会突然抽了?

    这里是实验室,他旁边的是一个最近沉迷研究的拉克? 而且越好看、越美味的东西越要小心有毒,小心无大错!

    四人坐在一起喝完粥? 池非迟烧的水也开了? 起身去柜子下层抽屉里? 拿出一套放在木茶几上的紫砂茶具,又拿了一盒茶叶。

    这是他让大山弥找人从中华带过来的。

    茶具是直接搜罗到制作茶具的地方盯着完工的,茶叶也是商城采购跑到远产地买茶的时候,特地给他留了特级凤凰单丛。

    鹰取严男转头看池非迟把茶具和茶拿过来,“中华的传统茶具?”

    “动手收一下桌子,”池非迟见桌子上的碗很快被拿开,将木茶几放上去,“昨天大山先生送到公寓楼下,我今天带过来了。”

    琴酒拿起一个紫砂茶杯看了看,没发表意见。

    中华的紫砂茶具,他不怎么懂,那就不说话,看就完了。

    池非迟也算不上懂,更算不上内行,只不过前世有些乱七八糟的任务,什么都会接触,也附庸风雅假装茶道大师接近目标,为此补了一些茶道课,会泡泡茶。

    “由紫砂矿土烧制成的,能吸收茶香、茶色、茶味,茶壶使用越久,泡出来的茶越醇香,所以也有‘一壶不侍二茶’的说法,你可别用这套茶具泡了其他茶,”池非迟提醒鹰取严男的时候,顺便也用刚烧开的沸水浇了壶身,也就是所谓的‘温壶’,“茶叶是产自中华的凤凰单丛茶密兰香,乌龙茶的一种,一年可以采摘五遍,分为春茶、二春、夏茶、秋茶、冬茶……”

    说着,池非迟用茶匙将茶叶拨进茶壶,先细再粗后茶梗,“春茶最好,二春其次,春茶香气清晰持久,口感鲜爽醇厚、柔和细腻,口感稍苦,苦后回甘,秋茶的香气更张扬,回甘也更明显,但茶气会淡一些,苦涩感也会更明显,夏茶又会更苦涩……这是去年采摘的春茶,要喝秋茶的话,等加工好运过来估计要等很久。”

    听着池非迟平静的语调,看着那双骨节分明、指节纤长又白皙的手将茶叶以不急不缓的速度拨进紫砂壶,其他三个人和一条蛇保持着安静。

    鹰取严男感觉自己的心态渐渐佛系,不过,视线从那双手上稍微偏移,看看他们一身黑衣的四个人,看看这太过现代化的设施,再想到那三个人炸人、炸楼从来不眨眼,他瞬间就有一种奇妙的违和感。

    特别是琴酒,跟茶叶没仇吧?怎么盯个茶叶,眼神还是那么阴沉凶悍?

    琴酒沉默盯着池非迟拨茶叶,虽然不清楚拉克又发什么神经,但有的事听一听也好,能长见识。

    非赤:“……”

    主人干啥都厉害。

    伏特加:“……”

    大哥也不说话啊。

    他怀疑拉克想渡了他们!

    他也想问问拉克,有没有考虑过靠茶道吃饭,或者靠渡人吃饭?

    看拉克一脸平静、一身平和沉稳的气场泡茶,也挺赏心悦目的……

    池非迟拎起热水壶,抬高后,高冲进壶,用壶盖刮去茶沫,盖上茶盖后,用热水避开气孔淋壶。

    前世他急补茶艺的时候,教他的老头说过,茶有七情,喜、爱、哀、怨、幽、寂、淡、真,但他就算把所有步骤都学得像模像样,本身看起来也像那么回事,但他还是不懂,没法理解。

    就算是看起来跟他最契合的‘淡’,其实他本身也做不到淡泊,最多只是看起来像那个样子。

    茶叶被水一泡,慢慢从壶口散发着清高细锐的花香,高长幽远。

    在很多国家流行红茶,会有研磨、加奶、加糖之类的行为,这种单纯泡出茶叶就带有天然香气的茶,不仅在日本很罕见,在美英等国家也很难见到。

    池非迟都有些意外,前世他喝过凤凰单丛茶,香气没这么浓郁。

    这个世界还真是神奇,发展发展,说不定还能做出会发光的食物……

    鹰取严男闻到那股香气之后,有些意外,“花茶?”

    “没有放花瓣,也没有用花一起烘培,是长期繁殖、选育出来的,还有桂花香、杏仁香、芝兰香很多品种,栽种的地域环境不同,香气也会有差别。”池非迟解释着,拿起茶壶,按住壶盖后,翻手将茶水全部倒进了公道杯中,放回茶壶后,又用高冲法往壶里倒水,然后盖上茶盖。

    第一道茶只是用来温杯的,被池非迟都倒到了紫砂茶杯里洗杯子,茶几上也零零碎碎洒了不少,之后懒得运壶,估算着时间,压低茶壶口,移动壶身循环斟茶,把茶水倒进小茶杯里,移到三人面前,自己也留了一杯。

    “主人,我……”

    非赤刚积极探头,就被池非迟拎到了手边看管。

    这蛇再什么都想尝尝,绝对要完!

    鹰取严男端起小巧的紫砂茶杯,看着里面呈金黄色、清澈透亮的茶水,决定不懂就问,“老板,喝茶有什么讲究吗?”

    “随意,一般是先闻香,后品茗,分三口饮完,不过你要一口喝也行。”

    池非迟没那么讲究,今天也只是茶具刚到、有新鲜感,才突然想这么泡茶,不然他觉得一人泡一玻璃杯也挺好的。

    琴酒还是没打算迫不及待就喝下去,左手转动着茶杯,“你有没有打算以后就只进行研究?”

    刚想说话的伏特加一噎,继续沉默,喝茶。

    他还以为大哥要问拉克‘有没有打算以后去发展茶道’呢。

    “没这个打算,”池非迟喝了口茶,“那一位问过我,不过要是让我整天待在实验室里,我会疯的。”

    “哼!”琴酒冷笑了一声,“你本来就疯了。”

    池非迟垂眸盯茶水,“没你疯得彻底。”

    喝他的粥,喝他的茶,还开嘲讽?

    鹰取严男:“……”

    这两人喝茶都能喝出火气来?能不能做点对得起刚才静谧高雅气氛的事?

    琴酒收回视线,喝了口茶,“明天是10月5日。”

    某人要是过得能分清日期,那他还可以考虑某人的病好了这个可能,否则免谈!

    池非迟没接着琴酒得意思说下去,“也对,快到秋日祭了,过两天我带你去神社抽签。”

    某人也别忘了,跑去人鱼岛居然还花钱买了号码牌等着抽箭,先不说琴酒那一身煞气需要神社净化,喜欢抽签他可以带琴酒去抽,抽多少都没关系,把签桶买了、琴酒喜欢哪根拿哪根都行,他买单!

    不明所以的伏特加意外救场,疑惑问道,“大哥,拉克,你们过两天想去神社抽签?我们不是还要去抓混进组织里的老鼠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