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轻小说の>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798章 服部平次:这家伙想骗我武器!【为萌主高冷机勇宣桦桦加更】

第798章 服部平次:这家伙想骗我武器!【为萌主高冷机勇宣桦桦加更】

    根据白鸟任三郎打听到的消息,千贺铃的母亲就是宫川町的艺伎,未婚先孕,生下千贺铃。

    在千贺铃五岁的时候,她母亲因病去世,之后就被老板娘山仓收养,继承了母亲的职业。

    “虽然不知道千贺铃的亲生父亲是谁,但每个月都会匿名寄钱给老板娘,”白鸟任三郎道,“不过三个月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停止了。”

    “三个月以前?”服部平次疑惑。

    白鸟任三郎刚想说话,听到手机铃声响,拿起手机一看,立刻接听,“目暮警官,是,我是白鸟……”

    池非迟的手机也正好有电话打进来,转身走到一旁接电话,“大山先生……”

    早上他打电话跟大山弥说过自己过两天打算从京都回去,需要带东西的话,可以在今天晚上之前打电话给他。

    无论大山弥什么时候打电话、要不要带东西,他都会给大山弥推荐一点东西带回去,然后,借着买东西的理由,脱离大队伍。

    白鸟任三郎打完电话,神色有些凝重,“是目暮警官的电话,关于源氏萤的案子有了新的进展,几个死者身上有着同一套服饰的不同部件,就像分遗物一样,现在警视厅怀疑代号义经的首领或者弁庆已经死了,源氏萤内部的动乱是就是来自于某个人的遗物。”

    “死了?”柯南脸色一变,下意识地想起千贺铃生父三个月前停止寄钱的事。

    难道说……

    “我去买点东西,”池非迟走了回来,“你们等我一会儿。”

    服部平次,盯。

    柯南,盯。

    白鸟任三郎:“?”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非迟哥,你该不会是知道点什么,想自己去调查吧?”服部平次怀疑道。

    “帮大山先生带点东西,”池非迟转身离开,“最多一个小时我就回来了。”

    柯南、灰原哀和服部平次迟疑了一下,没有跟上去。

    只是一个小时,应该没关系。

    白鸟任三郎没有留在原地,他还要把最新消息告诉京都府的警察。

    “不会真的跟千贺小姐有关吧……”服部平次转身,有点提不起精神来。

    “我也觉得好像有哪里……”柯南一侧头,突然看到路边的石碑,愣在原地。

    石碑上刻的是‘玉龙寺遗址’。

    “怎么了?”服部平次疑惑看去,脸色微变,“等等,难道说地图上‘玉’字那个点其实不是指佛光寺,而是指这块石碑。”

    柯南神色凝重地点头,“嗯,而且‘玉’字恐怕也在暗示玉龙寺……”

    “叮铃铃。”

    服部平次的手机突然响起,是远山和叶的号码,但接听之后,那边是一个陌生的男声。

    “这女孩在我手上,一个小时后,单独到鞍马山的玉龙寺来!你要是敢报警的话,这个女孩就没命了!”

    “平次,”电话那边传来远山和叶焦急的声音,“你不能来,你会没命的!”

    “咔。”

    通话切断。

    “和叶!”服部平次焦急喊了两声。

    “服部?”柯南察觉到不妙。

    服部平次说了远山和叶被绑架的事,还有对方的要求,不过没等他离开,昨晚在头上的伤突然恶化,直接晕倒在地。

    ……

    服部平次晕倒了,绑架远山和叶的歹徒偏偏要服部平次一个小时后一个人去玉龙寺,而根据柯南的推理,对方应该是冲服部平次手上那个水晶珠来的。

    那个水晶珠不是服部平次初恋情人掉的,而是药师如来像额头上的白毫,八年前,源氏萤偷盗佛像的时候,不小心把白毫掉在了山能寺,正好被服部平次捡到。

    之后服部平次接受采访的时候,让记者拍了自己和白毫的照片,登在报纸上,才让源氏萤的人注意上了。

    关于池非迟的袭击,应该是混淆视听,隐藏袭击服部平次的真实目的。

    在将服部平次送上救护车后,柯南没有跟上去,转头问灰原哀,“池哥哥说你和阿笠博士研究出了能有感冒症状的药,对吗?”

    他可以先服下和博士最近研究的有感冒症状的药,再喝白干,恢复工藤新一的身体,代替服部平次去赴约,先稳住对方,以免对方对远山和叶下杀手。

    按理来说,让池非迟伪装成服部平次是最好的,不过池非迟不在,只能他先顶上了。

    ……

    四十多分钟后,鞍马山,玉龙寺。

    废弃寺院的山门前,篝火冉冉,一个戴着老翁面具的人挟持着远山和叶。

    柯南恢复身体后,换上了服部平次的衣服,把脸涂黑,把帽子压低,将竹刀插在地上,说着关西腔,站在对面进行了一通推理。

    凶手是西条大河,这是他在路上想到的。

    千贺铃在练习射箭,跪坐时先将右脚往后挪了半步,而西条大河在坐下时也是一样,之前被问到的时候,却说自己没有练习射箭。

    那是被称为‘拖半足’的、只有练习射箭的人惯用的就坐遗失。

    比起两人,池非迟倒是没有没那个习惯,那个奇葩就坐的时候一向随性,有时候拖半足,有时候得挪一步开外的距离,更多时候又是先半跪再坐正,也不知道哪来的习惯,也就导致他一时没想到这是练习射箭的人的共同特征。

    寺院一个房间外,一个黑袍人帽檐压得很低,借着夜色掩护,如同幽灵一样穿梭在阴影中,突然感觉鼻子有点痒。

    该不会感冒了吧?

    池非迟忍住打喷嚏的冲动,继续准备。

    他提前离开,让柯南恢复身体、冒充服部平次过来,理由很简单:

    用池非迟身份过来砍人=没有钱,用七月身份过来砍人=多多少少能拿点赏金。

    不过要等工藤新一这家伙离开,‘七月’是组织的钉子,最好不知道工藤新一还活着的事。

    他不想以后露破绽,干脆就等这小子离开再说。

    院子里,西条大河摘了脸上的老翁面具,还在嚷嚷着自己的理想。

    他继承了义经流道场,结果首领的位置却被义经占据,他只能当弁庆,不过他是当义经的,而之后义经死了,提出能解出那个暗号的人可以作为继承者,才利用龙圆和尚去委托毛利小五郎,想利用毛利小五郎解开暗号。

    杀人,是因为想独吞盗贼团的全部财富,这个寺院会在三个月后拆除,他想用钱买下寺院,继续做剑道道场,把他们义经流发扬光大。

    某个名侦探不急,听着西条大河说。

    远山和叶还在对方手上,他不听也不行啊。

    一直到西条大河将远山和叶推上前,准备拔刀,战斗才开始。

    同时,西条大河埋伏在这里的人也破门而出,一个个穿着剑道服,戴着般若面具,手里拿着刀,对名侦探和远山和叶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追砍。

    在某名侦探感觉药效快过的时候,混进敌军的服部平次终于出面挡刀,掩护某名侦探先离开,结果手里的刀被砍断,带着远山和叶继续遭受惨无人道的追砍。

    下方打得热火朝天,正殿上方,一个黑袍人轻声上了屋顶,将两个圆柱形的物体放在屋上。

    “主人,主人,主人……”非赤快在衣服下窝不住了,“好了吗?”

    “好了,”池非迟见服部平次带远山和叶躲进侧殿一个房间,套上易容脸,又从黑袍下拿出无脸男的面具,覆在脸上,轻声道,“我也不能总给盗一老师丢脸不是……”

    侧殿房间里,西条大河带人冲进屋,持刀往服部平次砍去,“拿命来吧!”

    服部平次有远山和叶帮忙,从柜子里拿到了一把好刀,又发现远山和叶才是自己的初恋,瞬间感觉自己又行了,横刀挡住朝自己劈来的刀锋,盯着横在眼前的刀,出声道,“这种表里相同的独特刀纹……这把是妖刀村正吧!”

    西条大河见自己的攻击被挡住,借着服部平次回击的力道后跳。

    服部平次移动到远山和叶身前,拉住远山和叶的手,目光依旧紧盯着西条大河,刀尖指向西条大河,“用这把刀来砍被义经附身的妖怪,是再合适不过了!”

    “什么?”西条大河被激怒,再次持刀砍过去。

    服部平次突然往前冲,用刀挑开西条大河的刀,拉着远山和叶就朝门外跑,“躲开!”

    门口,西条大河带来的两个帮手被服部平次的气势吓住,退闪到一旁。

    服部平次冲出门,挥刀挡开门外两个人的攻击。

    身旁,突然传来分辨不清男女的混沌声音:“你的话我认可……”

    “啊!”远山和叶吓了一跳。

    服部平次没有迟疑,拉着远山和叶往走廊跑,转头看向身旁跟上的黑袍人。

    黑袍人兜帽拉上,脸上戴了面具,侧头看他们,面具惨白,双眼就像两个黑洞,眼睛上下方画了两道红色油彩,还用黑色画了往上弯的嘴角,声音依旧混沌不清,“用妖刀砍被义经附身的怪物很合适,刀给我,人我去解决。”

    “笨蛋!谁会把刀交给你这种面具都粗制滥造的家伙?”服部平次辨认出对方应该不是源氏萤的人,不过嘴上还是不留情面。

    首先,别人都是般若面具,这家伙的面具太奇怪,他从来没见过这种面具,而且这家伙披了黑袍,其他人可都是穿剑道服的,其次,如果是源氏萤的人,不可能连刀都没有吧?

    除非,这家伙想骗他武器。

    所以说,先不管对方是不是源氏萤的人,刀还是在自己手上比较好,坚决不能交出去!

    当然,他也想试探一下这家伙的身份。

    于是,在服部平次凝重、试探的目光下,在远山和叶好奇、紧张的目光下,那张面具的眼睛拉大了一些,往上弯的嘴角下垂了……

    服部平次:“?!”

    (?皿?)

    面具动了?

    不,不,应该说是面具上的线条动了。

    这……这……好生动的生气脸啊!

    “平、平次!”远山和叶也被吓了一跳,“面具动了!”

    面具眼睛没留孔,池非迟看不到两人脸上的表情,全靠非赤转述,不过也满足了。

    说了不给黑羽盗一丢脸,他的近景魔术过关。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