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轻小说の>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799章 这是什么剑道?

第799章 这是什么剑道?

    “笨蛋!我看到了!”服部平次回了一句,防备着某个一路跟着他们的黑袍人。

    后方传来西条大河愤怒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给我追!”

    嗯?怎么还多了一个人?

    不管了,都砍死再说。

    服部平次拉着远山和叶跑过侧屋,见没有追兵,暂时停下,警惕地看着同样停下来的某黑袍人,把远山和叶护在身后,“你不是跟他们一伙儿的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远山和叶好奇看着对方的面具,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张面具上的表情又表了,眼睛恢复了原样,嘴拉成一条直线,看起来很呆。

    很神奇,那么简单的线条,居然能生动地表现出各种表情来,而且她都不知道面具的线条怎么会动,还动得那么自然流畅,就像那是一张真正的脸一样……呃,不会吧。

    “七月,”池非迟面向服部平次,用着混沌不明的声音,“刀给我。”

    七月?

    服部平次有些意外,不过还是警惕道,“不给!”

    池非迟默默从黑袍下拿出一把刀,“不给就算了。”

    他只是看服部平次手里那把刀好一点,想骗过来用用而已。

    不过看服部平次的样子,是绝对不会把刀给他的,那就算了。

    服部平次警惕地盯着某黑袍人的动作,对方拿刀出来的时候,掀起黑袍一角,似乎也是穿了一身黑,手上也戴了黑色的手套,不过看样子不打算对他们下手,“和叶,我来负责拖住他们,你就趁机逃出这里!”

    远山和叶一惊,很快坚定道,“我不要!我要和你在一起!”

    “和叶,乖乖听我的话!”服部平次急了,保持面朝某黑袍人的架势移动,想让身后的远山和叶从身后绕到走廊口离开,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黑袍人只是侧头看了看他们,就直接往前走,似乎在说:你们真烦,我都看不下去了。再见。

    “在这里!”

    走廊前方,一个提着灯笼戴般若面具的人找了过来,转头招呼同伴。

    服部平次一惊,刚想催促远山和叶离开,就看到走上前的黑袍人突然加速,到了那个人面前,黑袍还在往后飞扬的同时,反射着森然光芒的刀刃已经劈了下去,白光之中,鲜血飞扬。

    还不等他们回神,黑袍人已经主动迎上主动冲过来的一群人。

    黑色影子在对方五人中闪避穿梭而过,刀影森白,鲜血飞溅,只是短短一瞬间,冲过来的五个人都已经倒地不起。

    大门口,恢复小学生模样的柯南愣住。

    走廊转角的白色纸窗上,还残留着刚才溅出一片血点,在火把橙黄的灯光照射下,红得妖冶。

    倒下的五人后方,黑袍人已经转身面向呆住的服部平次和远山和叶。

    寂静只维持了一瞬,很快又有六人从另一边绕了过来,西条大河赫然也在其中。

    服部平次看到那道黑影又从旁边晃过,不由出声道,“喂!”

    西条大河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手下,持刀迎上,“混蛋!”

    “叮!”

    池非迟手中的刀被挡住的同时,其他五个人也趁机围了上来。

    面具下,池非迟嘴角扬起一丝没有温度的浅笑。

    要的就是这些人围上来!

    其他五人挥着刀,气势汹汹地砍向那个黑袍人。

    而后方,又有三人拿着刀赶来。

    服部平次去看了倒下五人的情况,发现受伤的只是胳膊、手腕、腿这些部位,顶多拿不起刀也站不起来,松了口气。

    “平次!”缩在服部平次身旁的远山和叶拉了拉服部平次,双眼盯着场间被包围的某个黑袍人。

    黑袍人的处境看起来的确不好,九个人疯了一样出刀,或劈或扫或刺,还有难缠的西条大河拖着,只能不停躲闪、用刀抵挡攻击。

    大概是恼火一群人拿不下一个人,西条大河那些人也根本没有再管服部平次这些人。

    “这家伙还真厉害啊!”服部平次握紧刀站起身,看黑袍人的眼睛发亮,斗志昂扬。

    他很清楚西条大河的实力,昨晚就被干趴下,虽然他昨晚手里没武器也影响了发挥,但就算公平对决,他也没把握赢西条大河。

    更不用说,除了西条大河还有其他八个人。

    门口,柯南蹲下身,手放在脚力增强鞋的旋钮上,眼睛死死盯着人群,也准备支援。

    不过人群中那个黑影闪动得太快了,他担心误伤,而且他利用角度,最多能放倒三个,不能再多了,要找准机会,让七月那家伙先脱离包围。

    对,那张面具太眼熟了,绝对是七月那家伙不会错……

    就在柯南瞄人、服部平次也握刀上前的时候,池非迟等得没耐心了。

    好像没人了?

    加上西条大河和刚才倒的,一共才十四个人?

    不管了,解决了这几个,再去附近搜一搜。

    “叮!叮!”

    再次快速挡下两把刀,池非迟转身躲避侧方利刃的同时,手里的刀往上带,砍进其中一人的手臂,轻松一带,鲜血飙溅的同时,又砍进另一人的手臂,同样划过。

    刀、剑、棍、拳、枪,原本就是必练项目。

    他没学过日本剑道,学的是中华剑,一个合格的剑法老师,至少要掌握二十套剑法、精通三五套,作为不吃那碗饭的学生,他们平时学的、练的也就三五套,偶尔接触一下其他剑法当课外小知识。

    有用吗?前世他真的觉得没多少用。

    数百招剑法装在脑子里,反复练习,好像只是对剑熟悉,没有武侠小说里那么炫酷逆天的招数,只是一剑剑出招,而很多剑招过于轻灵快捷,就是轻飘飘滑过,让他怀疑那种出招能不能伤人,单纯只是花架子。

    他的怀疑是正确的。

    太轻太快的剑招看起来是很帅,前世他们能练到唰唰唰一片剑影的程度,炫酷到不行,但其实杀伤力并不强。

    剑法老师跟他们说过,在唐之前,剑也讲究重刺,但自宋开始,‘武舞’之风盛行,在加上君子佩剑、饰剑的流行,剑法变得越来越偏向花哨的技巧,再之后,刀在军中盛行,剑在民间随意流传,传来传去的途中,又加入不少‘舞’的因素,所以……咳,必须承认,传统剑法没有枪的精准直刺、没有刀的沉重猛劈,确实显得绵软了不少。

    他的怀疑也不正确。

    到这一世,他刚才第一次验证,才发现只要手臂力量、腕力够,那些剑招也是能够轻松切入人的皮肉肌腱,造成惊人的杀伤,再根据局势,随机结合一部分刀法,很强悍。

    他始终坚持一点,别管什么招,放倒敌人就是好招,他可不会用剑法就刻板地只用剑法,看时机,该用枪的刺就刺,该用刀的劈就劈,随机应变。

    不过这么看来,或许不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不行,而是他们的体能弱了,发挥不出那种优势来。

    现在对于他而言,刀入皮肉的阻力根本不存在,轻巧也有杀伤力,而由于力量的原因,还可以更稳更迅捷,比他前世练习的时候更强。

    当然,也要注意到他手里的日本刀不是双刃的,刚才有两次他也差点忘了,下意识地想利用另一刃反扫,结果只是刀背劈过了对方的手臂。

    转眼间,鲜血再次光临场间。

    手臂受伤的人在快速增多,在腿受伤后,人也陆陆续续跟着刀落地。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

    冲到边缘的服部平次刹住脚步,看着那一片被刀影笼罩的范围,呆在原地。

    还是刚才那一幕,穿梭躲避的黑影,光织一般的刀幕,飞扬的鲜血,还有倒地的人……

    而由于倒地、捂着伤打滚的人太碍事,战斗场往院子一旁移动,不到半分钟,局势就变成了黑袍人主动追击,西条大河带着人节节后退。

    在只剩五个人的时候,西条大河带人防守了,咬牙抵挡那一道道行迹轨迹、灵巧多变、速度又快的剑招,每一次挡下,刀传递到他手上的力量又不轻,让他知道要是挨那轻飘飘的一刀也绝对会受伤不轻。

    快和轻怎么能跟那么大的力道融合?这是什么剑道?真邪门!

    柯南也暂时停下了瞄人,沉默。

    总觉得……像是表演秀。

    一人像是表演一样将刀挥成刀幕,逮着五个人砍,五个人也像是表演一样,手忙脚乱地组建刀幕防御圈。

    不过目前似乎陷入了僵局。

    从西条大河那五个人抱团防御之后,七月的刀再快也被挡下了,奈何不了那五个人,而那五个人也只有防御的份,被堵在墙角,跑不掉,退不了,相信他们也清楚,任何一人跑了退了,都有可能让七月抓住空档一一击破。

    那就看着局势进入耐力战?

    也好,大叔和警方应该快到了,到时候抓了源氏萤的人,说不定还能看到七月这家伙的真面目。

    另一边,服部平次也是一样的想法,没有加入帮忙,只是看着。

    在七月需要帮忙或者会受伤的时候,他也不能袖手旁观啊,毕竟现在七月和他们可是站在一起的。

    三人各自琢磨着,也才不到一分钟时间,不过服部平次和柯南还有一个情况无从知晓。

    乱了!

    非赤乱了!

    “左左再左左下右……”非赤语速极快地提醒着。

    一开始它还打算报距离和具体方位,结果发现语速跟不上,只能放弃,只报‘左上’、‘右下’之类的简单方位,让主人根据风声去判断对方的刀速和距离。

    一直到现在,对方也不是只防御,要是主人攻速缓下来,肯定会压制不住那五个人,迎来反攻。

    西条大河最不要脸,手脚上居然绑了钢铁护具,挡了不少攻击……咳,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刀太快了,被它家主人把节奏拉得太快了,主人出刀快,对方出刀抵挡也快,它只说左右左右也跟不上了啊!

    “右右下左右……”

    非赤突然顿住,长长呼了一口气,“呼……主人,我是真的跟不上了,你磕蛇蜕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