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轻小说の>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15章 寺井黄之助:我太难了……

第15章 寺井黄之助:我太难了……

    “我知道,就算把你抓进警视厅,你的助手寺井黄之助也可以用‘怪盗基德’的名义,完成一次成功的偷窃表演,以此来替你洗清嫌疑。”池非迟看了一眼黑羽快斗。

    这可是赏金比沼渊己一郎更高的国际大盗,哪怕没杀人,多次挑衅警方的经过和国际上的名气就足够一些有钱人加赏金通缉了。

    这么值钱的人,他自然考虑过把黑羽快斗抓去卖钱的可能性……

    黑羽快斗被池非迟这一眼看得有些发毛,那种眼神就跟商人进货时挑选货物一样,应该是错觉吧,“咳,既然你知道威胁是没用的……”

    “但是,哪怕你有办法洗清嫌疑,被怀疑、被调查总归是件麻烦事,”池非迟冷静地说清利弊,“只要配合我,以后要是你遇到麻烦,我可以帮你一把,就当是报酬。”

    黑羽快斗认真考虑了一下,一边是多个朋友多条路,另一边是惹麻烦上身,怎么选择已经很明显了,“好吧,那就彼此保密,对了,你为什么想学易容术?”

    “因为要用到。”池非迟道。

    黑羽快斗呆了一下。

    为什么想学?因为要用到……

    这个问答好像没毛病。

    如果用不到当然也不会这么费尽心思找机会学了……

    等等!

    他本意是想问问学了之后要用易容术干什么啊混蛋!

    “你……”黑羽快斗盯了池非迟三秒,“对了,你叫什么?”

    池非迟:“池非迟。”

    黑羽快斗深吸一口气,感觉之前所有的情绪都被磋磨得差不多了,无力吐槽道,“面对第一次见的人,难道不该先自我介绍吗?”

    池非迟:“不好意思,以后尽量。”

    黑羽快斗:“……”

    以后尽量?

    难道这家伙以前也不会进行自我介绍?以后也未必会?

    这是什么奇葩!

    池非迟倒是回想了一下,他自我介绍的时候还真不多。

    前世大部分时间在武校,大家都认识,还是认识了好多年那种。

    之后去做了赏金猎人,雇主知道他是‘七月’,完成赏金领钱就行了,对于目标,也必要先说一句‘我是七月,我来抓你卖钱了’,节省时间赶紧抓了卖钱不好吗?

    自我介绍,还是说自己的本名什么的……还真不习惯。

    ……

    出了学校,池非迟又让间宫满开车带他们去了黑羽快斗家一趟。

    黑羽快斗一个人回家,发现池非迟也没有跟着他的意思,原本想用点小道具反打一波的心思也淡了。

    对方虽然威胁他,但似乎也不是限制他的行动,只是想学易容术而已。

    当然了,道具还是要带的,除了易容需要的东西和老爸留下来的一些趣÷阁记,其他道具他也顺便一起带上了,以免出了什么事没法自保。

    反打一波是不必了,但一直被那家伙压制,感觉很不爽的,怎么也要找回场子来……

    寺井黄之助跟着转悠,“少爷,是有什么重要行动吗?你怎么从学校跑回来了?难道发现了什么难拿手的宝石需要提前做准备?”

    黑羽快斗从自己的思绪中回神,想到都已经答应对方不把学易容术的事说出去,他也决定遵守承诺,“没什么,只是有事要出门一趟。”

    “需要我帮忙吗?”寺井黄之助问道。

    “不用,要是老师打电话到家里来,帮我应付一下就行了。”黑羽快斗摆摆手,背着双肩背包出门。

    嘭!

    门被关上。

    “哎……”

    寺井黄之助把剩下的话憋回去,坐回沙发上沉思。

    快斗少爷特地从学校赶回来,还收拾了那么多东西,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才对。

    难道是快斗少爷觉得他实力不行,才不带上他?

    他的能力明明也不弱,带上他怎么也是个助力吧?

    还有,为什么还专门带上了盗一老爷留下来的趣÷阁记?

    难道快斗少爷从趣÷阁记里找到了盗一老爷失踪的重要线索?

    不带他,果然还是觉得他帮不上什么忙吗……

    在寺井黄之助怀疑自我、神色越来越凝重的时候,电话响了。

    打电话过来的是黑羽快斗的老师。

    “喂,您好……什么?哥哥?”寺井黄之助早有准备的从容神色一懵。

    “是啊,”电话那边疑惑,“我问过门口值守的人,确实是有个年轻人到学校来找黑羽同学,自称是他哥哥,我跟黑羽同学说了一声,黑羽同学就过去了,之后小泉红子同学回来说黑羽同学要跟他哥哥出门一趟,拜托他帮忙请假一段时间,我一直没听说黑羽同学有哥哥,所以打电话问问……”

    寺井黄之助脑子快速转动起来。

    快斗少爷的哥哥?

    他之前跟着盗一老爷,之后又照顾着快斗少爷这么多年,可以确定盗一老爷只有一个儿子,但他知道的真的是全部吗……

    快斗少爷好像是自愿去见对方,也是自愿跟着对方离开的,要是被胁迫,否则早就反击了。

    也就是说,快斗少爷认可了这一份关系吗?

    再加上带走了盗一老爷留下的趣÷阁记,还有快斗少爷对他的隐瞒……

    嘶……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仔细想想,盗一老爷作为第一任怪盗基德,早年在各处浪荡,要是一不小心……多了个儿子也不是不可能啊!

    那么,这一次快斗少爷神神秘秘地离开,也就说得通了。

    应该是快斗少爷知道了这事,打算把盗一老爷留下的东西也带给自己哥哥看看,这是有关于传承的重要事情……

    “喂,您在听吗?”

    电话那边的疑问,拉回寺井黄之助飘飞的思绪,“啊,我在听,他们确实有重要的事要去做。”

    “那么,关于黑羽同学的哥哥……”

    “这个……快斗少爷明面上是没有兄弟的,但是……总之……这事说起来比较复杂,希望老师能先帮忙保密。”

    “呃……我大概明白了,放心,我只是想确定黑羽同学是不是真的有重要的事,嗯……现在看起来确实很重要,我不会说出去的。”

    挂断电话,寺井黄之助神色复杂。

    要是夫人听到这事,不知道该有多难过,估计快斗少爷也是考虑到这个,才没有明说的吧……

    虽然有点对不起夫人,但他必须站在盗一老爷和快斗少爷这一边。

    这事以后该怎么解决,他是毫无头绪。

    唉,他太难了……

    ……

    “阿嚏!”

    坐在车上黑羽快斗打了个喷嚏,怎么有种哪里不对劲的感觉?

    随即把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丢到一边,打量着车窗外的山林。

    “这种深山里还真有人住啊?”

    车里沉默。

    池非迟是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好接。

    间宫满则是想着别的事,池真之介打电话过来拜托他去接一个素昧谋面的远亲,本来碍于对方是个大富商,他也就答应了,照顾一个人一段时间而已,不算麻烦事。

    而且听说精神病患者的思路很奇特,说不定能从别的方面发现他岳父在城堡里留下的谜题的关键。

    不过,多带了一个人回来,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黑羽快斗见没人搭腔,有些无语,瞥了沉默的池非迟一眼,还是放弃了激池非迟两句的想法。

    算了,路上他也听说了,这家伙貌似刚从精神病院出来,人格分裂、时间感知障碍什么的一堆病,奇怪一点也可以理解……

    “间宫大叔,难道我们接下来要住在什么小木屋里吗?”

    “不是……”间宫满刚想解释,看到视线尽头的城堡,“已经到了,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随着车子开近,黑羽快斗也看清了那座屹立在丛林中的城堡建筑,虽然作为怪盗基德,见识得多了,但看到这座古朴的城堡,还是眼睛一亮,“城堡啊……”

    池非迟从大门镂空铁栏里,看到院子里修剪得跟棋盘似的草坪,还有立在草坪上的巨大国际象棋的雕塑,瞬间就没什么期待感了。

    之前只看间宫满,他还没发现对方是剧情里出现的角色,结合这个城堡一看,倒是想起来了,貌似是柯南剧情里出现过的蓝色古堡事件……

    园丁打开大门,车子开了进去。

    “好奇怪的雕塑!”黑羽快斗也看到了那些奇怪屹立的象棋雕塑,下车后就径直走过去。

    “啊,那个是……”

    间宫满话还没说完,黑羽快斗已经一头栽倒在地:“……”

    池非迟一愣,走上前蹲下,探了一下黑羽快斗的鼻息,平静道,“没事,还活着。”

    间宫满:“……”

    赶过来的园丁:“……”

    刚幽幽睁眼的黑羽快斗:“……”

    要不要说得那么可怕,他只是觉得浑身没什么力气而已!

    鉴于黑羽快斗自己行动困难,园丁和间宫满把人送到房间。

    “我去找医生,大概半个小时就能到了!”间宫满面上正气满满,实则心里无奈,开车开了一上午了,他想休息啊……

    不过城堡的位置实在偏僻,要找医生,就只能开车去找。

    黑羽快斗躺在床上,感觉未来磨难重重,“要半个小时啊……住这么偏僻的地方也不准备个医生,平时你们家的人生病都是怎么熬过去的?”

    园丁大叔挠头,“不好意思啊,我们都没得过什么急病,虽然太夫人年纪大了,但除了老年痴呆,身体也还不错,平时感冒就吃点城堡里常备的感冒药。”

    黑羽快斗无语看天花板,也就是说他身体不好吗……

    “有没有听诊器和温度计?”池非迟转头对要出门的间宫满道,“有的话我可以帮他看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