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轻小说の>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57章 请开始你的表演

第57章 请开始你的表演

    两人相视一眼,立刻跑开。

    服部平次去厨房调查蛋糕裱花嘴,柯南则是借着身体小、偷偷溜到餐车旁找证据。

    池非迟没有跟过去,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拿起,接听。

    无论是柯南、服部平次还是警方,都不确定凶手是蓄谋已久还是临时起意,不过他不一样,他很清楚原本不会发生这个事件,唯一的变数就是自己。

    估计是他们密谈后房间狼[ www.baquku.com]藉的事,被江口幸子知道了,又想到从某个途径得到的蛇毒,才会动了犯案并将嫌疑转到他身上的心思,那么,江口幸子最多只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去准备。

    蛇毒或许是以前女儿那里的留下的,一直放在房间里某个地方做留念,而短短半个小时要准备模拟蛇牙的作案工具,他所能想到的办法也就是裱花嘴和裱花袋。

    比起柯南和服部平次,他确实是占了情报优势。

    电话接通后,池真之介沉稳镇定的声音传来,“事情我已经听干雄说了,事情跟你有没有关系?”

    池非迟平静回道,“没有。”

    池真之介轻‘嗯’了一声,“我已经到森园家附近了,不过现在森园家外面全是记者,我不方便露面,一会儿律师会直接进去,接下来的一切就交给律师,无论如何,也不要让警方以嫌疑人的身份带你回去问话。”

    “主人,柯南那小子在用手表瞄你!”非赤突然提醒道。

    池非迟也反应极快地弯下腰,“不用麻烦律师过来,很快就能解决了。”

    一根细小的麻醉针飞速从池非迟上方飞过,一直飞到墙边,被墙弹落在地。

    糟糕!

    柯南大汗,偷偷看去,发现池非迟依旧在打电话,内心却没有轻松多少。

    一个坐在椅子上的人突然弯下腰,一般是为了系鞋带、或是捡地上的东西,但池非迟只是弯了一下腰又坐直了身,很突兀,就像专门为了躲他的麻醉针一样。

    偏偏池非迟还真就被躲开了,就像上次的窃听器一样,敏锐得可怕。

    上一次他还能骗自己说,当时那么多人,估计池非迟也不确定是谁放的窃听器,但第二次,他可以确定,池非迟肯定知道他的小动作,完全是一种‘我不陪你演、我也不追根究底’的态度。

    让他不确定池非迟到底怎么想的。

    仅仅因为没好奇心?有可能,不仅是他,池非迟对其他人似乎也没多少好奇心,对灰原哀、服部平次都是如此……

    ……

    那边,池非迟还在跟便宜老爸通话。

    “很快就解决了?”

    “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在这里,还有大阪的高中生侦探服部平次,他们似乎有头绪了。”

    “那就好,事情解决了再联系。”

    电话挂断。

    池非迟发现服部平次回来后朝自己点头,收起手机后走向餐车。

    服部平次先一步到餐车旁,低声问柯南,“怎么样?工……柯、柯南,找到了吗?”

    柯南收回飘飞的思绪,没好气看了服部平次一眼,指着餐车下层的围边,“卡在围边里,看来凶手确实是江口幸子女士,小枫小姐虽然也有机会下手,跟菊人先生的关系也有点奇怪,但只有江口幸子女士可以自由控制餐车行动。”

    “她上菜的时候没有戴手套,之后在随身物品里也没有发现,蛋糕裱花嘴上肯定会留下她的指纹,”服部平次突然呲牙一笑,“案件解决!”

    “请开始你的表演。”池非迟转身回自己的座位上。

    “喂……”服部平次阻止不及,只能转头看柯南。

    “你来吧,”柯南无奈道,“我的麻醉针已经用了。”

    “用了?”服部平次下意识地转头,看向还在现场活蹦乱跳的毛利小五郎。

    “我本来是想让池非迟睡着的,”柯南压低声音,“不过麻醉针射出去之后被他察觉到,躲开了。”

    服部平次噗嗤笑出声,用手指戳柯南的脑袋玩,“我说你啊,别招惹其他人,老老实实麻醉那个迷糊大叔不是很好吗?上次麻醉我被我发现了身份,这一次还不吸取教训啊?”

    柯南无语躲开服部平次的戳戳戳,考虑了一下,还是跟服部平次说了实话,“他手机里有我的视频,还有灰原的照片,很可能会引来那个组织的人,偏偏他还不愿意删除,我是想用他身份推理的时候,还可以顺便拿到他的手机,把那些东西清除掉。”

    “会把那些害你变小的家伙引过来?很麻烦啊,”服部平次偷偷瞥池非迟,“不如直接跟他说清楚……”

    “拜托!”柯南连忙制止服部平次这个想法,“如果那些家伙知道工藤新一没死,一定会再来杀我,到时候连带我身边的人都会有危险,我变小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如果不是服部平次猜到他的身份,还跑到他面前拆穿,他也不会跟服部平次说的好不好……

    “可是他真的不知道吗?”服部平次道,“虽然这次是他在这里住过两天,得到的信息比我们多,但他的推理能力和观察能力都不比我差,我能想到的,他应该也能想到吧?”

    “他没你这么强的好奇心,”柯南斜眼看服部平次,意有所指道,“至少他没有找我确认,也没有追根究底来问我。”

    “不好奇,也有可能是都知道了,没什么值得好奇的,只是他不跟你说而已,”服部平次莫名的有些幸灾乐祸,“就像上次怪盗基德的预告函谜题,他明显早就看出来了,偏偏不找人印证也不说,这一次也是一样,要是你不去问他,他说不定会一直憋到我们自己去找出真相。”

    “我也有这个怀疑,不过他什么也不问,我根本没办法确定他在想些什么,总之,先看看再说吧。”柯南也没辙了。

    池非迟这家伙压根不按常理出牌,而且考虑到池非迟是青山第四医院的病人,他觉得不该以正常人的思维方式去理解池非迟的想法,更没办法去推测池非迟是怎么想的……

    服部平次没有继续讨论下去,准备了一下,就出声提醒了警方,开始推理整个过程。

    所有人回到原本的座位上,开始还原案发现场,目暮十三和高木涉替代森园菊人和重松明男,剩下的警察则是根据服部平次的交代,把卡在餐车围边里的裱花嘴取出来。

    江口幸子一开始还狡辩两句,等服部平次还原了作案过程,才沉默下来。

    “目暮警官!”一个警员拿着证物袋走过来,证物袋里赫然是从餐车下层围边里取下来的扁平金属块,“在里面发现了含有蛇毒的塑料成份,另外,上面也留下了清晰的指纹!”

    “嗯,我知道了。”目暮十三从座位上站起身,看向江口幸子。

    “我只是……想破坏明天的婚礼,”江口幸子低着头,自责道,“我不知道美江那儿收拾出来的蛇毒是尖吻蝮的蛇毒,看美江那里的照片,还以为跟非迟少爷带来的蛇一样,我就想着,既然是可以作为宠物饲养的蛇,那么蛇毒注入一点也不会死人……”

    “那么你说的美江……”目暮十三想确认蛇毒的来源。

    “是我的女儿,从我跟前夫离婚后,她就一直一个人在外面生活,什么都不愿意跟我说,”江口幸子看向片桐枫,目光复杂,“我偶尔会去帮她收拾房间,就是发现她把蛇毒遗落在家的那一次,我还发现了她和菊人少爷的合影,在那之后,我打电话问她是不是交了男朋友,那一次是我们这几年来最和谐的一次沟通,只要说起她的恋情,她就好像变回了当年那个依赖着母亲的小女孩,充满希望地说她那段时间的生活,又忐忑地问我她选的礼物怎么样,我原本是想在下一次打电话的时候,就告诉她菊人少爷就是我在工作的这户人家的大少爷……”

    “那、那后来……”片桐枫想到自己跟森园菊人订婚,没有把后面的话说下去。

    “后来小枫小姐就来了,还由重松管家撮合和菊人少爷订了婚,”江口幸子闭眼,眼角流下眼泪,“我不敢想象美江会有多难过,不管怎么样,父母总是牵挂着孩子的啊,这次非迟少爷过来,还带了一条跟照片上很像的蛇,我就想,这一定是上天让我阻止这场婚礼,我只是想让菊人少爷出点意外,顺便让重松管家也受点伤而已,没想过要害死他们……”

    “既然对蛇一点不了解,就不要乱用蛇毒啊,”服部平次无奈,“蛇毒本来就是很危险的东西,要是因此害死了人,还害无辜的人背上杀人的罪责,那又该怎么办?”

    “十分抱歉!”江口幸子朝众人鞠躬。

    随后,警方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森园菊人和重松明男经过抢救后,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还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森园干雄出门跟记者说婚礼延期的事,池非迟也接了森园菊人的电话。

    “真是抱歉,好像给你添麻烦了,其实美江知道她母亲在我家里工作,不过……”森园菊人声音虚弱,“算了,现在不说那些了,也替我跟非赤说声抱歉。”

    “非赤想吃鱼。”池非迟平静道。

    电话那边静了一秒:“好,买买买!我一会儿就联系人订鱼,要多少都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