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轻小说の>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83章 不用回头看,感觉很明显

第83章 不用回头看,感觉很明显

    被两个孩子盯着,京极真有些不好意思,“抱歉,让你们担心了,不过真的没什么事。”

    “如果我们没过来,一直停不下来怎么办?”灰原哀半月眼问道。

    “不会。”池非迟否认了这种猜想。

    京极真解释,“战斗局势变化快,只要其中一个人体力跟不上,另一个人就能放缓速度,然后慢慢停下来,以我们的战斗意识和眼力,任何一方体力跟不上都能及时发现,并且借机调整!”

    就是伤得会严重一点,要去医院躺一段时间……

    不过他从小到大,训练、比赛中受伤的次数太多了,见过的受伤情况更多,有人休养半年、一年的,这点伤还真的不算什么。

    池非迟也是如此,京极真的经历他前世都走过,对练时不小心下手重了或者有意外是常有的事。

    京极真想起了之前的约定,“对了,这一次我没赢,看来今天我的疑问是得不到答案了……”

    “但是你也没输。”池非迟道。

    真的打下去,谁输谁赢他也说不准,一个小变化可能就能决定一场胜负。

    京极真摇头坚持,“平手,但我也不算赢了。”

    “那就互相问好了,”池非迟没纠结输赢问题,“你问你的,我问我的,谁先来?”

    京极真想了一下,“你先来吧,之前也是你先动手的。”

    静静吃瓜的柯南和灰原哀:“……”

    还能这么分先后?

    喜欢打架的人都这么奇葩吗?

    其实是京极真没说清楚。

    当时两人在慢慢调整状态、调动斗志,池非迟先动手,不是沉不住气,反而是比他先进入状态,好在他也没慢多久。

    想也知道,一个人调整到巅峰状态抢先出手,如果另一个人没能调整到巅峰,很可能就会一开始就被压制住,越打状态越差。

    这一步,他觉得自己还是输给了池非迟。

    池非迟没推脱,坦然问道,“你喜欢园子?”

    语气就像在陈述事实。

    京极真一愣,随即憋红了脸,“你怎么知道的?”

    柯南惊愕看着京极真,不是吧,真的喜欢园子?

    池非迟平静道,“你今晚跟了一路,视线大多数时候都在园子身上,偶尔园子挽我胳膊说笑的时候,停留在我身上。”

    柯南:“……”

    他居然没发现有人跟踪他们!

    京极真也想不通,“你是什么时候注意到的?”

    “我们泡温泉出来开始,”池非迟道,“至于视线……你盯着我的时候,我不太舒服,像是背后有刺,不用回头看,感觉很明显。”

    “没有,我只是在想你和园子是什么顾关系,”京极真憋红了脸,极力辩解自己没有用目光钉刺,“可能是想得认真,所以目光有点……有点沉重,其实我想问你的问题也是这个,你跟园子……是在交往吗?”

    “没交往,没交往意向,”池非迟道,“只是朋友,因为家里的关系,可能要亲近的一点。”

    京极真豆豆眼,“那、那就好……不,我是说……好吧,是挺好的。”

    池非迟:“……”

    其实他能理解铃木园子之前到处拍情侣的行为。

    虽然这种行为很不尊重人,但最近恋爱的季节好像到了,心态不好的话,容易闻到酸臭味,导致心态失衡。

    ……

    休息了一会儿,一群人原路返回。

    对于这两个人打了一架,就只是为了问两个简单的问题,柯南无话可说,并被池非迟赶去睡觉……

    灰原哀见两个人能一路没事人一样走回来,似乎还要聊一会儿,折腾着跑来跑去也累了,揉了揉眼睛,“我也先去睡觉了。”

    池非迟在灰原哀上楼时,出声提醒,“记得洗个脸。”

    灰原哀一愣,立刻哒哒哒跑上楼,去洗手间看镜子。

    之前在树林里被糊了一脸灰,她只是胡乱擦了一下,刚才一揉眼睛,现在脸就跟花猫一样……

    柯南也在洗脸,看到灰原哀进来,转头一看,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有什么好笑的?”灰原哀板着脸打开水龙头。

    “我是觉得……”柯南脸上的笑僵住了,懊恼地伸手拍了拍脑门,“早知道刚才池非迟躺在地上那会儿,我应该给他拍张照的,说不定能把我的视频换回来了。”

    池非迟那一身灰扑扑躺在地上的样子,应该最没形象的一次了吧,可惜他当时被两个人打架的凶样吓到了,没抓住这个机会……

    灰原哀淡定洗着脸,“我倒是不觉得这样就能把你的视频换回来。”

    “你好歹也上点心吧,”柯南半月眼,“你被拍的照片不还是一样要删除掉?”

    “不是委托给你了吗?”灰原哀用毛巾擦脸,虽然她对池非迟默认了让池非迟留着照片,但如果柯南能删掉的话,她也乐见其成,想想这样好像有点辛苦柯南,又补充道,“我会支付报酬的。”

    柯南一阵头疼,队友指望不上,看来只能自己找机会了……

    ……

    一楼。

    京极真翻出一些处理外伤的药和绷带,就开始熟练地处理手上的伤。

    池非迟也处理着自己手上的擦伤。

    “池学长,那个……”京极真欲言又止。

    池非迟抬头,“怎么了?”

    “我之前没怎么关注学校里的传言,听说了也没有听信过,”京极真神色认真,他觉得这件事要说清楚,“认识之后,我就更不觉得你是那种仗着家世、冷漠高傲的人。”

    池非迟点头,“我知道了。”

    京极真迟疑了一下,“听说一开始说这种话的那个学姐,跟你表白被拒绝过?是不是因为这个?”

    “大概是吧,不过也不算她的错。”池非迟没放在心上。

    那个女孩子记忆里有,小他一年级,在他国中二年级的时候,确实被表白过。

    不过原意识体是个内向又不怎么会说话的人,当时拒绝的说辞只是——‘不好意思,我不喜欢你’,还一连拒绝了三次。

    有一次那个女孩子好像还特意折了一瓶纸鹤送来,不过感情这种事确实勉强不来。

    之后说他高傲的谣言就流传起来了,从国中二年级一直到高中。

    在杯户高中的时候,原意识体见到过那个女孩,那个女孩道过歉,说了一下当年事情的经过。

    女孩嘛,都有一两个关系亲近的好朋友,当时看那个女孩难过,她的朋友就跟其他人埋怨了他太狠心之类的话,然后传着传着,就成了他冷漠高傲。

    再之后,又有人说了他的家世,传言就变成了他仗着家世看不起同学,要是有园子那种性格倒还好,偏偏原意识体选择了沉默。

    再或许,寻找一个共同的‘敌人’,是拉近友谊的最好方式,孤立有时候需要太多理由,甚至不需要真相。

    你这么觉得、我也这么觉得,你不想理他、我也不想,那么我们就是同类,而当有其他人想获得这份‘友谊’或者维持‘友谊’,那么那个人也要跟其他人一样。

    到最后,那个女孩子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从记忆中隐约能感受到的情绪来看,原意识体一开始是很在意。

    笨拙地试着去交朋友,还没见成效,突然有一天就发现自己被孤立了,怎么可能不在意?

    哪怕以他家里的情况,没有受过什么校园霸凌,但疏离也够让人难受的。

    就像在家里,佣人永远站在一旁,坐在餐桌前吃饭的人只有他一个,一天又一天。

    从某一天开始,学校里的同学也变得一样疏远客气,偶尔被他搭话,应一两句就匆匆离开。

    再然后,原意识体就越不敢跟人相处,越不相处,就越容易把自己逼出毛病来。

    他觉得他比原意识体好多了,不管福山志明怎么想,反正他这么觉得。

    至少他来这个世界后的短短时间里,可以称之为朋友的人也不算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