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轻小说の>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221章 阿笠博士:简直无情!

第221章 阿笠博士:简直无情!

    “你们这幅都不欢迎我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啊?”贝尔摩德满不在意地笑了笑,转头看后面的街道,“放心,在进这个街口前,我是易容过的,现在是吃午饭的时候,那边的人都忙着去那边的店里买便当,没人会留意这里,我路上也看过了,没带着尾巴过来……”

    琴酒沉默,没吭声。

    池非迟觉得没自己什么事,准备吃便当。

    “而且我有事想问拉克……”贝尔摩德道。

    池非迟抬头,沉默。

    不应该没他什么事吗?

    “我要对你认识的人下手,”贝尔摩德趴在前座车窗上,看向后座的池非迟,眼里含笑,“没关系吧?似乎是个和你还算聊得来的人……”

    “无所谓。”

    池非迟一听,低头,继续吃饭。

    估计贝尔摩德是打算对新出智明下手了。

    从非墨反馈的消息来看,不可能是其他人,最近贝尔摩德以克莉丝的身份频频进出新出医院,估计就是在了解新出智明的性格、说话方式、跟人相处的细节,顺便了解一下人际关系……

    不过可惜,有FBI在,贝尔摩德弄不死新出智明。

    “这样就好,”贝尔摩德笑道,“毕竟是你的朋友,总要和你说一声。”

    池非迟抬眼看贝尔摩德,“你仿佛在跟我开玩笑。”

    为这种事贝尔摩德会专门跑一趟?

    “好吧,”贝尔摩德直起身,转身离开,“你们忙,改天有空一起聚一聚!”

    车里,三人陷入了沉默。

    片刻,伏特加疑惑出声,“她来就是为了说这个吗?”

    琴酒:“谁知道。”

    池非迟:“不知道。”

    伏特加:“呃……”

    算了算了,他吃饭……

    ……

    贝尔摩德走出街口,垂眸沉思。

    拉克听说她要对认识的人下手,连是谁都不问,似乎是真的不在意。

    连周围人的死活,拉克都不放在心上,真的有他在意的人吗?

    那种男人……

    贝尔摩德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笑。

    她从新出智明那里打探出的消息看,两人也算聊得来,结果拉克的答案是——‘你仿佛在跟我开玩笑’。

    是说她‘朋友’这个定义说错了?

    也不知道新出智明知道这个真相会是什么表情。

    难怪那一位看好拉克……

    果然,都是冷血动物!

    让拉克待在毛利兰身边,就是个不定时炸弹,目前有事能把拉克拖住,过一段时间会很麻烦啊……

    ……

    第二天一早。

    非赤懒洋洋从被窝里爬出来,“悠闲的一天又开始咯~”

    池非迟已经让酒店工作人员送了早餐到房间,倒了杯拉克酒,自己加了冰水,看着透明的酒在阳光下渐渐晃成白色。

    “结束了。”

    “咦?”非赤支起头。

    “本来说好也只跟一周,我的巡游模式结束,进入潜伏模式。”池非迟喝了口酒。

    原本觉得气味奇怪的茴香酒,喝着喝着居然也习惯了。

    不过,这阵子吃组织的、住组织的,花的都是组织的钱,思考有琴酒,跑腿有伏特加,他什么事都没有,一天跟着兜兜风,看看直升机驾驶资料,比咸鱼还咸鱼……

    感觉骨头都要生锈了。

    非赤在床上打了个滚,“宁静休闲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宁静?

    池非迟喝了口酒,也不算宁静吧。

    他算了一下,从他跟着开始,琴酒弄死的人都有5个了。

    也难怪琴酒压根不记得工藤新一。

    这一天天的看情报、灭口,看到的名字不知道有多少,其中不乏社会名流。

    对于琴酒来说,那就是日常的一天,死人不重要,死的是谁、怎么死的也不重要,死了的意味着没威胁,也就意味着没必要记。

    唯一可以让琴酒期待的,大概也就抓抓叛徒、查查卧底这些有点挑战性的事了……

    不过,就节奏来说,最近组织似乎也没什么大事。

    非赤滚得肚皮朝天,忽然愣住,“不过不跟着到处跑,好像更没有什么事情做了……一起打游戏吗?还是跟孩子们去露营?”

    池非迟刚想说话,发觉有电话打起来,拿起来一看,“事情来了。”

    电话一接通,服部平次就大大咧咧嚷道,“非迟哥,我跟和叶要……”

    池非迟:“去。”

    服部平次愣了一下,“那个……我是想说……”

    “知道,医院见。”

    池非迟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这两天,他就陆续接到了毛利兰和那群熊孩子的电话,说柯南受伤住院,约他一起去探望。

    不用想也知道,服部平次带着远山和叶跑来东京,又打电话给他,肯定是想说去探病的事。

    他本身免疫力和抵抗力下降,去医院那种地方,一不小心就会感冒生病,前两天都在拒绝。

    现在跟着琴酒苟了一周,也可以去看看柯南了。

    不过满两周前,他最好还是不要剧烈运动或者用重力,去医院也要小心一点,最好戴口罩……

    ……

    下午5点。

    “我回来了。”灰原哀垫脚打开门,就闻到饭菜香味,顿了一下。

    好像……回家就是一个大惊喜!

    “小哀,你回来啦!”阿笠博士站在料理台前,转头笑道。

    灰原哀进门,关门,把书包放到沙发上,然后哒哒哒跑向洗手间。

    “喂……”阿笠博士汗。

    灰原哀到洗手间前,探头,看。

    池非迟洗着手,没转头,“洗手,拿碗筷,准备吃饭。”

    “嗯。”灰原哀一脸淡定地点头,转身去料理台。

    阿笠博士伪装失败,沮丧道,“小哀啊,为什么你不觉得是我做了好吃的等你回来呢?”

    “你一般只会等我回来做好吃的,”灰原哀爬到洗菜池前,洗了手,擦干,又伸手抱碗筷,“而且这种香味,也不是你能做出来的。”

    “我来吧,”阿笠博士上前帮忙接了一下,感觉有被打击到,“看来下次,我要展示一下我的厨艺了……”

    “算了吧,”灰原哀去餐桌前,接过阿笠博士手里的碗筷,摆好,“你还是等我回来再说,不然又要浪费食材了。”

    阿笠博士彻底僵在原地:“……”

    浪费食材……

    灰原哀转过身,偷偷翘了翘嘴角。

    “小哀,说话委婉点,”池非迟用洗手间洗手出来,到了餐桌前,“虽然,博士连切菜打下手都有问题……”

    阿笠博士顿时一脸幽怨,转头盯池非迟。

    到底是谁该委婉啊喂!

    “惊喜加美食攻略有效!”非赤探头,看着专心看菜的灰原哀,乐滋滋道,“消除雷达感应,还是很简单的嘛!”

    “以后换着来,等习惯我的气息,应该就没问题了。”池非迟坐到餐桌前,低声说了一句。

    静。

    安静的空间里,阿笠博士和灰原哀都听到池非迟像是低声说了什么,抬头,沉默。

    片刻,灰原哀从餐桌探身过去,把非赤拽过来,放到桌子一角,“吃饭就不要聊天了。”

    阿笠博士也帮忙接过饭勺,“我来吧!先喝点山药紫薯粥,看起来很不错呢!”

    嗯……池非迟自言自语和幻听什么的,习惯了就好了。

    灰原哀问池非迟,“你的事情都忙完了吗?”

    池非迟沉默,考虑着要不要坦白自己混进组织的事。

    不考虑为什么坦白,只考虑坦白或不坦白的后果。

    不坦白,以后阿笠博士和灰原哀都会被吓到,他想吓的只有柯南而已。

    坦白吧,灰原哀估计又要忧心忡忡,‘不行,太危险了’、‘那个组织是什么情况你也知道,一不小心就会死的’,然后有什么事就跑去凑热闹,很麻烦……

    “没忙完吗?”灰原哀有点小失望。

    池非迟寄来的礼物,大家都收到了,不过都不是很开心。

    这家伙不知道对于孩子来说,陪伴比礼物更重要吗?

    她是说其他小鬼,才不是说她自己……

    她是大人了,她才不会觉得那种光收礼物的感觉很沮丧……

    “忙完了,”池非迟平静道,“不过今晚还要去医院看柯南。”

    还是先不说了。

    组织那边,他人也杀了,该得罪的人也得罪了,该抽的血也抽了,自身属于那一位直接联系,琴酒也不能给他安排什么事,最近应该都会闲下来,进入‘自由活动’的潜伏模式,不会有组织成员随便来找他,也不会有什么事要他去做。

    “海带排骨汤我也留好了,放在保温盒里,”阿笠博士笑道,“等会儿带过去给他,他受伤了,正好可以补补身体。”

    池非迟点头,也不全是为了给柯南补身体,他也得补。

    前后血检抽的血,都被抽了不少,还得加上被抽走的造血干细胞,抵抗力不比柯南强多少。

    而且,海带就是促进钙吸收的……

    阿笠博士眉开眼笑,“排骨汤还真是香啊……”

    “博士要控制血脂,不能吃。”灰原哀打断。

    阿笠博士:“……”

    简直无情!

    饭后,一起收拾了桌子,池非迟联络了毛利兰,说了要过去探病的事。

    灰原哀偷偷去了地下室,拿起一把枪,放进衣服口袋里揣好,又去拿了一颗白色的胶囊,放到另一边口袋里。

    “小哀?”阿笠博士进门。

    灰原哀转身,“我也一起去,正好过去跟他说一下临时解药的事,顺便告诉他被组织发现的后果,希望他能把身份瞒住。”

    “别吓得太过哦!”阿笠博士笑着,心里也很期待柯南被吓一跳。

    “让再多的人知道,绝对不是好事,还有就算他要坦白,也别带上我,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灰原哀路过阿笠博士身边,停步,轻声道,“我也不希望那个人知道我是变小的。”

    “那个人……”阿笠博士一愣,反应过来,转头看通往上面的楼梯。

    灰原哀越过阿笠博士出门,“你可以当成我堕落了,或者当小孩子太久,变得幼稚了,突然觉得捞金鱼很好,看烟火很好,旋转木马好玩,打游戏好玩,和非赤在一起玩也好……”

    偷偷跑到地下室楼梯口的非赤歪头想了想,它也觉得小哀说的都好玩,和其他人打游戏最好玩……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