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轻小说の>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232章 养老送终就满足了

第232章 养老送终就满足了

    三天后,转眼进入初夏。

    窗外,小雨淅淅沥沥。

    阿笠博士在客厅里修理着侦探臂章,听到脚步声,抬眼看着灰原哀神色阴沉地路过,“小哀……”

    “有事吗?”灰原哀转头,没事人一样问道。

    阿笠博士汗,“呃,我是想说,你要是待得无聊,可以跟孩子们一起去找新一……”

    灰原哀脸一黑,“没有必要。”

    好不容易池非迟闲下来了,她还得帮某个推理起来就忘我、恢复身体就嘚瑟的家伙演柯南。

    演完,池非迟又开始忙了,都没来得及一起去玩,还不知道池非迟要忙到什么时候……

    她想砍人!

    “那我打电话问问池先生,要不要过来吃晚饭?”阿笠博士找了突破口。

    可惜,没用……

    “更没必要。”灰原哀脸色没有好转。

    一天到晚就知道忙事业的大人最讨厌了……

    嗯?不对,她又不是小孩子!

    阿笠博士无奈,“可是你也没必要……”

    “叮铃铃——”

    电话铃响,打断了阿笠博士的话。

    阿笠博士过去接电话,“喂,你好,哪位?”

    “池非迟。”

    照样是平静得冷意十足的声音,却让阿笠博士有点激动地想哭,“池先生,你忙完了吗?”

    “……明天还有事。”

    凑上前偷听的灰原哀:“……”

    (#` n′)

    摔!

    阿笠博士嘴角微微一抽,低声喃喃,“家里要炸了,回来看看吧……”

    “什……么?”池非迟疑惑。

    “哦,没事,”阿笠博士回神,“那你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

    “明天有个宴会,想问小哀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池非迟道。

    咦?去宴会?

    灰原哀默默点头。

    阿笠博士看了灰原哀的反应,“小哀说她可以去。”

    “博士你呢?”池非迟又问道。

    “我还要修一下孩子们上次扔坏的侦探臂章,就不去了吧……”

    “那我明天来接她。”

    电话挂断没多久,又响了起来。

    阿笠博士接听,“喂?哦,你们遇到事件了啊……”

    灰原哀打了个哈欠,池非迟说得没错,柯南就是个瘟神……

    “什么?有警察被杀了?”阿笠博士惊讶。

    灰原哀一顿,默默凑过去听。

    电话那边,光彦道,“是啊,是个刑事部的警官,刚才被人在街上枪击、身亡了,我们刚从警视厅出来……”

    ……

    当天晚上,又有一个警察被枪击身亡。

    第二天,新闻报道满天飞,池非迟也收到了警察厅联络人发来的赏金邮件。

    提供线索50万日元,今天抓住犯人500万日元。

    看来凶手的挑衅让警察体系怒了,动用赏金猎人,也是一种手段……

    池非迟看了邮件里的信息后,又去翻了一下网上的报道,关注度很高。

    警察被杀……他记得是个剧场版的剧情,小田切敏也都被牵扯进去了。

    灰原哀换好衣服,慢吞吞挪出来。

    白色衬衣,黑色V领的背带裙,不是她想象中的死亡粉,是很不错,乍一看还挺酷的,不过上身之后,她发现酷什么的都是错觉。

    衬衣有点收袖口,像荷叶边一样,左右两边袖子上还印了雪花图案,裙子下摆也印了一圈雪花……完全酷不起来。

    阿笠博士转头一看,眼睛亮了,“小哀穿上这套衣服,显得精神又很可爱哦!”

    池非迟看了一眼,满意点头,“搭个白色的小鞋子。”

    灰原哀去购物袋里,翻了一双白色鞋子,好吧,她承认,池非迟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

    “本来我还挑了两条连衣裙,不过没有大小合适的现货,还要再等等……”池非迟又转头跟阿笠博士说话。

    想想有个女儿真的超幸福,可以给买些漂亮可爱的衣服和小裙子,打扮成洋娃娃带出去。

    要是女儿漂亮、可爱又懂事,那就完美了。

    他捡的萝莉完全符合,满足。

    至于步美……可惜了,那是别人家的孩子,送小礼物就差不多了,他买太多会显得很奇怪。

    不过,虽然是他捡的,但阿笠博士养着,还是要跟阿笠博士分享一下这种满足感。

    阿笠博士凑过去,看池非迟用手机拍下来的裙子的照片,“哦?另一种风格啊,很不错嘛,可以让小哀试试……你还拍了其他的?”

    “我看着可以的都拍下来了。”池非迟翻着相册。

    阿笠博士专心看着,“那条粉色的连衣裙不错,很多层纱叠起来,穿上肯定像公主一样……”

    灰原哀顿时心惊,不,她拒绝粉色!

    “不适合小哀,”池非迟往后翻,“我是觉得同款灰蓝色的不错。”

    阿笠博士想了想,“也对,灰蓝色看起来也不错,更适合小哀……”

    灰原哀放心了,有池非迟把关,绝对丑不到哪里去。

    池非迟:“我觉得小女孩穿得精神、清爽、乖巧一点,就够可爱了。”

    阿笠博士:“也对啊,不过也要试试其他的,嗯?这套小兔子一样的连衣裙很可爱啊,帽子上还有两个长长的兔耳朵,这种风格也可以试试吧?”

    池非迟:“我标注一下,改天去买。”

    一旁,灰原哀看着两人认真挑选,面无表情。

    别这样,就算给她来套全黑的也可以,谢谢!

    阿笠博士继续看:“这套是……牛仔款的啊……”

    池非迟:“穿上应该会很精神利落,再给她搭个牛仔的鸭舌帽。”

    阿笠博士:“可以试试!酷酷的风格也很适合小哀哦,嗯……还有T恤的照片你也拍了?”

    池非迟:“毕竟夏天了。”

    阿笠博士:“T恤我不太会挑……”

    池非迟:“嗯,我感觉看着都一样。”

    灰原哀继续面无表情。

    喂喂,她这个当事人还在这里,能不能问一问她……

    阿笠博士:“那就随便标记两件吧。”

    池非迟:“鞋子我也不会挑。”

    阿笠博士:“我也是啊,哈哈哈,看起来也差不多。”

    池非迟:“那暂时不挑了,到时候看衣服再说。”

    “接下来是饰品!饰品!”非赤也探着头凑热闹,可惜它说话只有池非迟能听到。

    阿笠博士:“这个水晶王冠挺好的,虽然平时用不上,但小哀戴上肯定好看……”

    “我标一下。”池非迟把选好的照片改了名标注,又全部放进一个图册里。

    阿笠博士干笑挠头,“好像选太多了,不过看起来都是稳重又乖巧的风格,都很适合小哀,其实小哀一直乖巧懂事,长大之后一定是个体贴孝顺的女孩……”

    “嗯,”池非迟应了一声,“肯定也会帮忙养老送终。”

    阿笠博士笑眯眯,“是啊是啊,这样也满足了……”

    两个人说完,发觉气氛有点诡异,转头。

    灰原哀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个人。

    特别是池非迟……

    我把你当哥哥,你却想当我爹?

    再说,阿笠博士考虑养老送终就算了,你才20岁啊,是不是想太远了……

    静。

    一秒后,池非迟没事人一样起身,“准备好了?”

    灰原哀嘴角微微一抽,看池非迟这么镇定自若,她想吐槽点什么都吐槽不出来了,“准备好了。”

    “那我们就先走了。”池非迟跟阿笠博士打了声招呼,带着灰原哀出门。

    “比起饰品,我觉得有个包包搭配更好。”灰原哀表态。

    池非迟开车门的时候,顺便想了一下,点头,“兔子连衣裙可以搭个萝卜样子的包。”

    爬副驾驶座的灰原哀:“……”

    她说的不是这种包包!

    “斜挎包喜欢吗?”池非迟上车问道。

    非赤不想跟去凑热闹,也到了进食的日子,就留给阿笠博士照顾,阿笠博士笑眯眯拎着非赤,目送车子离开,“这是家的感觉啊……”

    非赤吐了吐蛇信子,也不管阿笠博士能不能听懂,凑趣道,“不,不,没有挂人偶,缺了家的温馨感……”

    ……

    前往饭店的路上,池非迟开着车,“我昨天去商城,看到一个白色羊羔绒的斜挎包,看起来毛茸茸的,带子是银色的链条。”

    灰原哀警惕问道,“没有印什么幼稚的图案吧?”

    “没有。”

    池非迟觉得灰原哀这是在怀疑他的眼光,他一点都不觉得印个爱美拉头像之类的东西可爱好不好。

    “嗯……好。”灰原哀脑补了一下,觉得还不错,至少毛绒绒的看起来就很温暖,又看了看池非迟,“你自己不买衣服吗?换个颜色的怎么样?”

    池非迟:“趁着年轻多穿黑,精神。”

    灰原哀:“……”

    这么说的话,池非迟穿衣服也比较偏简洁清爽的风格……但不管什么款,都是黑色!黑色!

    不过,确实显得精神又稳重就是了……

    半个小时后,米花太阳广场饭店外。

    池非迟刚停好车,等在门口的两个人就过来了。

    “小小姐也来了啊,”森园菊人认出了灰原哀,微笑道,“今天很可爱哦。”

    “谢谢。”灰原哀一脸冷淡,可爱这个词听得她很不适应,不过既然池非迟带她来赴宴,礼貌还是要有的。

    “咦?非迟你还有妹妹啊?”小田切敏也有点意外,打量着眼前可爱的小萝莉,“这神情简直跟你一模一样嘛,不过发色跟瞳色有点不对,你……你爸出轨了?”

    “别胡说,我捡来的。”池非迟道。

    灰原哀也打量着小田切敏也,浮夸的衣着、染成紫色的头发、推到头发上的墨镜,非迟哥的朋友都好奇怪啊,一个花花公子,一个……

    “摇滚乐手?”

    “哦,小小姐眼光不错嘛,”小田切敏也笑了起来,“自我介绍一下,小田切敏也,地下乐团的摇滚乐手,还是主唱哦。”

    森园菊人笑道,“他老爸可是警视厅刑事部部长,结果这家伙偏偏要去当什么摇滚歌手……”

    “别提那个老头子行不行,”小田切敏也埋怨,“你很扫兴哎!”

    灰原哀顿时懂了,就是个叛逆青年嘛,“我叫灰原哀。”

    “你好!”小田切敏也倒也热情,“走吧,先进去,不过我只待一会儿就走,他们也不一定欢迎我就是了。”

    “怎么会,”森园菊人好脾气笑道,“今天也算是警界人士亲属的结婚庆祝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