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轻小说の>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527章 严重怀疑这孩子坏掉了

第527章 严重怀疑这孩子坏掉了

    卧室里,泽田弘树耐着性子,静静躺在床上,一听见房间门被打开的声音,就立刻坐起身看过去。

    “我把日期也改好了,走。”池非迟招呼。

    泽田弘树点头,下床穿上外套和鞋子,轻手轻脚往外走。

    “诺亚,不用这么鬼鬼祟祟的。”

    “这样才有偷偷做坏事的氛围嘛……”

    “做坏事也要理直气壮。”

    “咳……教父……”

    “怎么了?”

    “没有,教父说得对。”

    两人走到天台边。

    池非迟戴上手套,右手拉住一道线索,左手抱起泽田弘树,“我们直接滑下去,别惊动楼里的人。”

    泽田弘树缩在黑袍下,点了点头,“好!”

    池非迟翻出阳台,沿着墙壁往下滑。

    他戴的手套可不是防滑手套,相反,除了防止手被磨伤,还能减少摩擦力。

    到了后面,两人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

    泽田弘树探头,看着在风中晃动的黑袍、下方街道上的车水马龙,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眼睛在放光。

    虽然这种速度继续下坠下去,他们会成饼,但他相信自己的教父……

    绳子没有垂到底,而是连接了两栋大楼。

    在下坠到一定高度时,下坠的速度突然减慢,两人滑到了两栋大楼中间,慢慢停下。

    脚下,街道被金色的路灯照亮,一辆辆甲虫大小的车飞驰而过。

    池非迟抓住绳子的手用力,直接翻了上去,站在绳子上。

    踩绳子,跑过去。

    他没有滑翔翼,不过有乌鸦和其他鸟类帮忙,可以将绳子系到各处,在大楼间组建一条条捷径……来自自家老师和杀手蜘蛛的灵感。

    泽田弘树感觉天旋地转了一下,就体验了一波以前没有经历过的刺激历程,抱紧了池非迟,不敢乱动,不敢乱喊。

    那些绳子可不是绷直的,他被池非迟抱着都能感觉绳子在晃荡,可偏偏池非迟能面不改色地沿着一条绳子跑到对面大楼、翻大楼、翻大楼、换另一条绳开跑……

    速度快得吓人,还一点都不迟疑。

    这可比过山车刺激多了!

    这种高度,要是一下子失去平衡,他和池非迟掉下去也是会落地成饼的……

    池非迟到了住的酒店41楼外墙,抓住一条绳子,在手腕上绕了两圈,滑到自己住的楼层,从自己的房间窗户翻进去,把泽田弘树放下后,解开绕在手腕上的绳子。

    泽田弘树感觉脚有点软,缓了缓,抬头见池非迟靠在墙边缓气,主动道,“教父,你累了吧?我去给你倒水!”

    客厅里,鹰取严男面对着摆了一桌子的晚餐,正考虑着要不要打电话叫老板回来吃饭,听到房间响,抬头警惕看过去,就看到泽田弘树开门跑了出来。

    哦,原来是……

    等等!泽田弘树?

    这小子怎么会从老板的房间里出来?

    泽田弘树去接了杯水,跑回房门口,将杯子递给脱了黑袍、出来的池非迟,“教父,喝水!”

    池非迟看了看鹰取严男那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接过杯子喝水,心里有些感慨。

    儿子也是可以当小棉袄的……

    鹰取严男半天憋出一句,“老板,你把人家孩子偷来了?”

    “我家的。”池非迟纠正着,走到桌前坐下。

    “好吧,”鹰取严男一汗,转头调侃小正太,“弘树小少爷,请用餐。”

    泽田弘树收敛了之前脸上的情绪,坐到了桌边,“我已经吃过饭了,你们吃吧。”

    鹰取严男疑惑打量泽田弘树,这孩子就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

    “让非赤陪你玩会儿,”池非迟将非赤从衣领里拎出来,放在桌上,“想喝果汁就自己倒。”

    非赤爬向泽田弘树。

    带孩子,它也是可以的。

    泽田弘树伸手试着摸非赤,摸了一下,收回手,发现非赤没什么别的反应,再伸手摸,再收回来。

    鹰取严男留意了一眼,现在看起来跟其他小鬼也没什么两样嘛。

    泽田弘树从‘试着摸一下非赤’,到‘伸手拿非赤起来’,自己就玩了十多分钟。

    “教父,非赤不吃东西吗?”

    “蛇跟人类不一样,不需要天天喂食,还要过一两天。”

    “那它喝不喝果汁?”

    “刚榨的果汁可以喝,不过瓶装的就算了,有食品添加剂。”

    “那它喝水吗?”

    “你可以试试。”

    泽田弘树果断跑去接了水,还找了个小碟子倒出来,方便非赤喝水。

    非赤象征性地喝了一点,配合配合,带孩子嘛。

    “非墨呢?”泽田弘树转头看了看,“白天的洗礼仪式,它也没有去。”

    “非墨不喜欢那种人多又封闭的空间,”池非迟边吃饭边解释,“而且它是放养的。”

    泽田弘树转头看了看窗外,“教父不担心它飞走了吗?”

    “它不会。”池非迟确定道。

    “它确实没有飞走,教父需要的时候,它就会回来了,对吧?真好……”泽田弘树收回视线,伸手摸了摸趴在桌上的非赤,“教父,托马斯说,你是因为我的天赋,才同意做我的教父,是吗?”

    鹰取严男动作顿了一下。

    托马斯那家伙果然在背后说老板坏话!

    “嗯,在答应做你教父之前,我们连面都没有见过,”池非迟没否认,反问道,“我说是因为跟你投缘,你信吗?”

    “我不信,”泽田弘树失笑,又问道,“那……教父是不是想要诺亚方舟?”

    池非迟否认,“不是,我比较想要你这个人。”

    鹰取严男:“……”

    老板又用直接来吓人。

    泽田弘树笑得更开心了,不是为了人工智能,是为了他这个人,说明他在池非迟心里比人工智能重要,不管是为了什么,他都不会是被丢下那个,“教父,你还真坦诚,那以后我为你工作吧……”

    鹰取严男:“……”

    他严重怀疑这孩子坏掉了。

    池非迟发现泽田弘树眼里带着期待,也担心泽田弘树的观念出了问题,纠正道,“诺亚,托马斯的做法是错的,你还不到天天工作的年纪,或者说,人本来就不应该天天工作,而没有一点自己的空间。”

    泽田弘树被那双眼睛认真盯着,感觉压力有点大,那是比托马斯更强的压迫感,但很神奇,他没有觉得恐惧或反感。

    “你这个年纪,应该去做自己喜欢、想做的事。”池非迟道。

    泽田弘树忍不住皮一下,“那如果我说,我就想为教父工作呢?”

    池非迟没被这一‘皮’噎住,面不改色地收回视线,“那也随你,你自己决定,自己承担后果。”

    泽田弘树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就在一旁等池非迟吃饭。

    托马斯没错,因为托马斯没把他当自己的孩子,所以才做出那种选择,而教父把他当成自家孩子,就会觉得他需要自己去做选择、做决定。

    池非迟吃过饭,就跟泽田弘树坐在一旁闲聊,聊着聊着,就聊到计算机和人工智能方面。

    1942年,阿莫西夫提出机器人三大定律。

    1956年,达特茅斯会议上,科学家们探讨用机器模拟人类智能等问题,并首次提出了人工智能的术语,AI的名称和任务得以确定,同时出现了最初的成就和最早的一批研究者。

    1959年,第一台工业机器人出现。

    1965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研制出Beast机器人,Beast已经能通过声呐系统和光电管等装置,根据环境校正自己的位置。

    也就是同一年,科学家们开始研究‘有感觉’的机器人。

    1968年,斯坦福研究所公布他们研发成功的机器人Shakey,Shakey带有视觉传感器,能根据人的指令发现并准确抓取积木。

    人类对人工智能的研究很早就开始了,但只是在弱人工智能方面取得突破,对于强人工智能还存在着许多没有结论的争议。

    比如说,要不要从心理或神经方面模拟人工智能?还是说,其实人类生物学对于人工智能而言,就跟鸟类生物学对于航天工程一样,无法借鉴、顺着人类生物学研究下去也没有结果?智能行为能否用简单的原则来描述?智能是否可以使用高级符号表达,还是需要子符号的处理?……

    这些谁也没有答案,所有研究者都在试探着前行,用失败或者成功一点点为后人铺出一条路来。

    两人的沟通主要在实现方式上。

    鹰取严男闲着没事做,一开始还听了一会儿,慢慢就觉得头秃,到一旁倒酒喝酒去了。

    工程学方法……

    模拟法……

    遗传算法……

    人工神经网络……

    泽田弘树不经意间看到窗外飘落的雪花,被分散了注意力,眼睛一亮,跑到窗前,“教父,下雪了!”

    鹰取严男哑然失笑,小孩子到底是小孩子。

    池非迟看了时间,凌晨已经过了,日期从11月跳到了12月,起身走过去,看着窗外大朵大朵落下的雪花,“我送你回去,等雪停了,再带你出门玩。”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