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轻小说の>青荒魔王> 第二百四十章 挑拨离间

第二百四十章 挑拨离间

    张九真说这样的话,当然也是希望挑拨文辛和上天之间的关系,让他们对立起来,这样就可以把文辛先干掉。

    扳倒文辛,这有利于自己扫清障碍。

    那大神听了张九真的话,没有沉默,也没有思考,很从容地回道:“每一个人看别人的境遇,看别人的事情,都会感觉到别人非常的轻松自在。

    可反观自己,十个人便有九个人感觉自己活得比所有人都累,干的比所有人都多,这是你们凡人的通病。

    文辛的境界高强无比,而你不过是区区二态境界,完全没有可比性,然而你就想靠着一张花言巧语的嘴,就想将本大神欺骗,你可知欺骗本大神,后果几何?”

    张九真拍着胸脯说道:“请大神放心,我知道欺骗你的后果,株连九族,生死道消,但是请大神放心,我没有一句话一个字是欺骗你的。

    文辛在担任九宫书院学士知院期间,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成天就只在藏书阁修炼他自己的功法,对修炼的学子不闻不问,极少有修炼学子得到他的指点和认可。

    仅此一点,就可断定此人没有真心为上天办事的觉悟和真心。”

    大神听了张九真的话,不由得也是陷入了一丝沉思。

    人就是这样,别管事情真假,只要有人来搬弄是非,当一个人对他已经陷入非常失望的状态下,别管这个来搬弄是非的人在说什么,肯定是要让他的意志产生摇摆,同时也会对那个人的信任产生动摇。文辛便是如此。

    别看文辛此时依然保持着每年都向上天进贡十个学子的数量,但是这个行为已经保持几百年了,却一直不增不减。

    你要说这几百年文辛一直在用全力,这也不现实。

    而张九真说他一口气可以提高十倍,这中间的差距就一下子看得出来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

    大神对张九真问了一句,问话之后,大神睁开眼睛,凌厉的目光看向张九真,好似要摄他的心魄。

    张九真只感到浑身一颤,五脏六腑都在剧烈抖动,好似一道激光在俯视着自己,照射自己全身的各个经脉和内脏。

    张九真强制按下颤动的心情和各个器官,说道:“大神你相信我的话,若我实现了,以后每年向上天选拔的学子可以增加十倍,如果不行没有实现,我也难逃一死,大神你还可以继续选拔学子,您没有损失。而一旦收获,将会是十倍,这何乐而不为呢?”

    从账面上看,张九真的这个建议自然是非常有利的,张九真又说道:“文辛在齐国嚣张跋扈,虽然说上天并不需要在意自己的形象。

    然而文辛借助上天的权威,狗仗人势,对老百姓欺压太甚,进入学院学习的修炼者,在他们心中对文辛无不是敢怒不敢言,以至于他们迁怒上天,也对上天有成见。

    许多学子甚至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上天来修行,他们只想着在九宫书院学到一点本事之后,便进入朝廷为官,或者盾入深山老林,去自己参透玄机。

    这些,全部都是文辛一手造成的,如果这样的局势再不扭转回来,我敢断定最多不出百年,九宫书院将彻底招不到学子。

    那时来上天修行的人将会从每年十个变成零个,那时候上天可就要孤单啦。”

    张九真的话并不是不无道理。别看大神对世间,对阳谷大陆,对这些百姓都是不闻不问。

    但是阳谷大陆的百姓毕竟那也是多达上百亿的人口,人这么多,而且每年都是从他们之中选拔学子出来进修,所以对于百姓的情绪和看法,他们也不可能真的做到不闻不问。

    而文辛也确实如张久珍所说,没有把普通老百姓当回事,根本不把老百姓看在眼里,欺压老百姓的事情那也是经常做。

    所以在老百姓心中,是畏惧文辛,而并不是尊敬文辛,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确实是损害了上天的利益。

    而现在一个全新的人选摆在上天的面前,就是让张九真取代文辛,成为九宫书院的学士知院,掌管选拔学子,这无疑也是一次大胆的冒险。

    因为张九真的个人实力实在太过不堪,也不知道这个险究竟值不值得冒。

    大神说道:“取代文辛可以,但是你的实力太弱小了,区区二态境界,如何有资格去训练他人?指点他人?文辛都做不到,你更做不到。”

    “不,文辛做不到,我能做到。大神,齐国人才济济,七神境界的高手也比比皆是。

    反观九宫书院,比如那青云老师也不过是四摄境界而已,而他已经是九宫书院的高层了。

    高层的境界都高不到哪里去,别人又能好到哪里去?

    整个九宫书院除了文辛是七神境界,其他人最多的也只是六僵境界而已。

    而如果让我执掌九宫书院,我可以保证九宫书院至少有十名七神境界以上的高手坐镇教学,指点修炼者修行功法,突破境界。

    试问有十个七神境界的修炼者亲身示范,传授他们的经验,难道学子们学起来不会更快吗?

    再加上现在我已经在民间有着很高的声望,如果让我执掌九宫书院,那么老百姓必定踊跃报名,积极修炼,争取早日到上天修行,这一点我可以拿项上人头担保。

    大神,请务必相信我一回。”

    张九真的话说的掷地有声,信心满满,仿佛这一切都是在他的预料和操纵之中,不会出现一丝一毫的纰漏。

    大神又是沉默一会儿,然后说道:“你为什么对上天的事情如此向上心?又为何对上天如此忠心?好像你并没有和上天有过多的交集吧。

    这显得实在是太不寻常了,说,你有什么目的,若不从实招来,今天我就取你狗命。”

    张九真自始至终表现的都是对上天极其的恭敬,忠心,但是他在之前对上天一无所知,这就有些令人怀疑了。

    这不得不让大神小心谨慎,生怕着了别人的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