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轻小说の>三国游戏:开局左手无敌> 第二百六十四章 花好多钱才做好的,这下废了

第二百六十四章 花好多钱才做好的,这下废了

    买单的时候司阳和池月两个人竟然就吃了四千多接近五千,他们可没点酒只有杯饮料而已。

    这里面起码有四千是司阳吃的,当然买单的自然是池月。

    这也让封王府的服务生看司阳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就算这里消费高但这家伙也太能吃了点。

    司阳和池月这边出门,那边那个况少爷也跟着出了门。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不过当他看到司阳和池月竟然是开了一辆房车的时候也有点意外,难道这俩是路过这里的?

    “少爷,他们只怕也不是一般人,要不还是算了吧。”保镖开车过来一停下就说道。

    “说什么呢,我们况少还能怕了这样的人?不就是一辆房车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这样说让况少多没面子。”

    和况少一起吃饭的那个女人不满的说道。

    “就是,今天非要教训一下那小子不可,先跟着他们,找个没监控的地方给我拦住他们。”

    况少被那女人说的马上有了决定。

    司阳和池月目前离的还不算远,他们的对话司阳都能听的见。

    “老婆,等下换条路线,这事只怕躲不过了,一会你拿着这个方向锁别出去。”司阳对池月交代道。

    司阳指的是一条偏僻的海边路线,那里晚上基本没有人车经过。

    “你也要小心点。”池月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放心,就凭他那保镖别说两个,就是二十也没用。”司阳很有自信的说道。

    现在他有多能打他自己并不很清楚,但是那两个保镖的程度他确实不放在心上。

    “况少,有点不对劲,他们好像是故意走这条路的。”开车的保镖有点严肃的说。

    这两名保镖也是特种兵出身,虽然不是那种顶级厉害的,但是练就的本事也不小。

    “你们两可是专业的保镖,难道还怕了那一个人?”女人又再次讽刺道。

    两名保镖听了直皱眉,这女人真不是个东西,成心要坑自己两个呀。

    “追上去截停他们,他们不就两个人而已,怕什么。”况少在女人面前不想失了颜面。

    开车的保镖没办法,他们毕竟是吃这碗饭的,雇主要求虽然过份但是为了钱他们也得听。

    开车的那个迅速提速超车,然后车身一摆将车半横在路上挡住了房车。

    池月的驾驶技术本来就一般,开的也不快,所以一脚刹车就停了下来。

    “老婆,你把车门反锁,我去应付就好。”司阳说着打开副驾的门就下了车。

    “况少,你看见没,就一个人而已。”那个女人邀功似的说道。

    “你们两个准备收拾一下这个家伙。”况少对两个保镖说道。

    两个保镖这时也稍微安心了些,虽然对方戴着口罩帽子和墨镜看不清长相,当从身形能判断出是个年轻人。

    不过再年轻也就一个人而已,两人还真是不担心。

    “小子,你不会真长的像头猪吧,这大晚上的还遮的这么严实。”况少一下车就嘲讽道。

    “况少是吧,我们并没什么交集更谈不上有仇怨,今天的事算我错了,给你赔个不是,这事就算过去了怎么样?”

    司阳还是打算能和平解决就和平解决。

    “不是吧,这时候知道怂了,刚才干嘛呢?要赔不是也不是说就行的,让那个美女下来表示下诚意才行。”

    况少得意的指着房车里的池月说道。

    “况少你好坏呀,可别又玩坏啦。”那个女人也下了车靠在车身上说道。

    听她的意思这况少竟然不是第一次这样做,而且对方的结果恐怕不会好。

    “那况少先说说怎样才算有诚意?你就不怕夜路走多了遇到麻烦?”

    司阳知道这事不能和平解决了,口气直接就变了。

    “麻烦?你们两个把这个麻烦的腿给我打断,顺便看看他长的是不是真的像头猪,我亲自去和美女聊聊什么是诚意。”

    况少会直接对两个保镖说道。

    “你会后悔的。”司阳说着就戴上了一副修车用的手套。

    “给我打......啊啊我的腿......”况少还没说完就嚎叫起来。

    那两个保镖都没看清怎么回事,那个人已经到了况少的面前,而且况少的一条腿已经变形。

    两名保镖马上各拿出一支甩棍朝司阳冲去,作为保镖没能保护好雇主可是大大的失职。

    只是两人刚抬起手就感觉到胸前遭到了重击,直接倒飞出去几米跌落在地,口中不停的往外吐血。

    他们知道自己胸前的肋骨只怕断了几根,只是眼前这人明明没有拿武器呀?

    “啊......”那个女人吓的仅叫半声,一只戴着手套的手就捂住了她的嘴。

    “嘴贱人也贱,你才是那个最该死的人。”女人听完这句句感觉到胸前同样遭到重击。

    只是她一边吐血一边还在想:“你怎么能打人家那里,花好多钱才做好的,这下废了。”

    女人想到这些顿时就昏死过去,不知道是被打的还是因为被废了。

    “你别过来,我告诉你我爸可是况劲诚,你敢动我我爸绝对不会放过你。”

    况少这下也不狂了,竟然抬出自己老爹来。

    “原来你是况劲诚的儿子,不过你爸是谁今天也救不了你。”司阳竟然打算灭口。

    他清楚的知道灭口才是最安全的方式。

    “小......老公,不能杀他们,万一被查到怎么办?”这是池月竟然也下车过来说道。

    “我能做到不留痕迹的,你赶紧上车去等着我。”司阳头也没回的说道。

    突然他身影一窜就到了倒地的两个保镖身边,一伸手就各自抓住两个保镖一只手,然后微微一用力就听见咔咔声。

    两个保镖惨叫着手张开,手上的手机掉到了地上,这两个家伙竟然准备打电话。

    “这可是你们逼我的。”司阳将手机收起,还将两个保镖身边的甩棍拿了起来走到况少面前。

    然后就见他双手用力一阵揉搓,一支甩棍竟然就这样被他揉成一团。

    况少这下吓的直接裤裆湿了一片。

    “大哥别杀我,我错了大哥。”况少吓的连连求饶,心里的恐惧已经完全掩盖了断腿的疼痛。

    “不杀你当然可以,手机拿过来,现在我问你来答。”

    司阳说着将手中甩棍揉成的铁球一丢,铁球居然带着呼啸声飞向了远方的海中。

    况少很听话的将手机掏出来递给司阳,还很贴心的解了锁。

    “叫什么名字?”司阳问。

    “大哥,我叫况常有。”况常有回答道。

    “家里有多少房产,主要住哪里?你爸的电话多少。”司阳继续问。

    “我家有......我爸的号码不记得了,我手机里有,备注矿长的就是。”

    况常有发现自己竟然记不得自己老子的号码,心里也是一阵懊恼。

    结果司阳竟然直接拨通了备注矿长的电话然后放在况常有耳朵边说道:“你自己想想怎么说。”

    况常有心里差点把司阳给骂死,都这样了你让我怎么说?

    结果电话那头传来一声“你个混蛋又在哪鬼混呢”的声音后。

    况常有竟然顺口就说道:“爸,给我打点钱呗。”

    语气和神态都非常的自然。

    “混蛋,你又在哪瞎混呢?滚回家找你妈要去。”然后对方就直接挂了电话。

    “大哥,我一找我爸要钱他就这样,真的。”况常有有点讨好一样对司阳说道。

    司阳对这点还是相信的,因为这爷俩的对话太自然了,不是一天两天能配合出来的。

    然后司阳又拨通了备注为美女老妈的的号码,然后谎称钱包不知道落哪了,现在要买单急需点钱。

    同样是要钱,做妈的竟然很快就手机转账过来二十万。

    司阳不断的问着问题,几乎把况常有的家祖宗十八代都给问的清清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